Amanda

維勇三流翻譯,很好勾搭。叫我Amanda就行了:D

[翻譯] I'm Just Going to the Store (3)

原文地址/授權

#第一段第二段

#有錯都是我的錯

#失蹤人口回歸

==========================

不到一個星期牛奶俠就已經成為俄羅斯網路上最廣泛流傳的網路現象。維克多只要一打開社交軟體就一定會看見文章討論有關於大概是他這輩子最錯誤的決定。

鄉民們興致勃勃的推測他的真實身分。「#我是牛奶俠」佔據推特熱門榜長達二十四小時,讓維克多感到一陣恍惚與幻滅。這個標籤下充滿著那些把名人的臉PS到他在影片裡的身體上的照片。

當米拉給他看一張他自己的臉被很糟糕的PS到影片裡他正在飛踢的身影上時,他把嘴裏面的飲料都噴了出來,創造了一個運動飲料的噴泉淋在米拉頭上,而她非常不高興。

「這不是很奇怪嗎?」勇利在他們兩個準備去睡覺的時候突然說道。「這整個牛奶俠的事情,我從來沒有見過類似的事件。」

「你不是唯一一個,」維克多呻吟道,把自己悶在枕頭裡。「算我求你了,我再也不想再聽到跟他有關的事了。這已經拖太久了,要是我的餘生可以再也不聽到英雄和他們的奶製品的話,我會很高興的。」


「你好像打從一開始就不喜歡他,不是嗎?」勇利沉吟道。「這其實還蠻怪的,這應該是你喜歡的那種幽默。」他關掉檯燈,換了個更舒服的姿勢:側身看著維克多,手伸進維克多的衣服放在他的腰上,好像打從一開始就應該放在那兒似的。

「我喜歡的幽默是指哪一種幽默?」維克多問道。

「洗滌心靈的那種和幼稚的那種,」勇利答。

「哈,」當勇利拿起手機打開它的時候維克多瞇了瞇眼,高畫質的螢幕是房間裡唯一的光源。「你一直都把你的手機螢幕調得好亮,親愛的。你得電池到底是怎麼撐一整天的?」

勇利無視他說道:「這是我的最愛,」他把手機放到維克多面前。那是一個推特的貼子,維克多對於那條訊息是俄語寫的感到驚嘆,直到他看到上面寫的東西。 

@thethirstygolfers・二月十日
根據傳說,要是你對著一碗牛奶講三次「牛奶俠」,牛奶俠就會從牛奶裡出現,然後給你的膝蓋後方來一個飛踢。

「勇利,別再說了,」維克多哀求著,把勇利的手機推開。

「噢,這還有另一個!」

「勇利,我發誓你要是--」

他大聲唸出來:「為什麼我們要這麼瘋牛奶俠當他的表弟『杏仁奶俠』---嗚!」

「你敢說完那句話你試試看,」維克多說道,他的手緊緊的摀住勇利的嘴。
「你很無趣欸,」勇利抱怨道,聲音被維克多的手模糊。

維克多嘆了一口氣,把手機放回床頭櫃上,空著的那隻手去抱勇利。「我才不無趣。我是一個成年人,在夜晚的時候和未婚夫躺在床上,然後這個時候我一點都不想討論網路上的梗圖。」

「所以你講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勇利說道。維克多的手掌可以感受到他的微笑。「要不是我們得在太陽升起前就起床的話那句話會有完全不同的意思。」維克多道。「現在,趕快睡覺,要不然牛奶俠就會闖進我們家然後給我們兩個的膝蓋來個飛踢。」

「我們會抵抗,」勇利反駁。他拉住維克多的手吻了一下。「他沒辦法同時對付我們兩個的。」

維克多在黑暗中微笑。「你怎麼會知道呢,」他說。

 ---

 

正當維克多以為牛奶俠的風潮正開始消退的時候,最壞的情況發生了。

 

「噢不,」他看著自己的Instagram頁面驚駭恐懼的喃喃自語,「美國佬。」

 

這是眾所皆知的事情。自從維克多意識到他的梗圖的流行程度之後他就一直在恐懼著這件事:美國人一旦發現任何有爆紅潛力的東西的時候,代表這東西馬上就會流行到全世界了。美國人代表著新一波過度豐富的糧食,代表著維克多的身分被發現的機率被提高到了百分之百。

 

維克多茫然的思考他到底為什麼會對自己意外的網路爆紅產生這麼負面的反應。「這是你喜歡的那種幽默,」勇利這星期跟他講的。

 

而這難道不是事實嗎?這整個情勢就很爆笑,如果這是發生在其他人身上的話他會很高興的加入開幼稚玩笑的行列。

 

天知道幾年前克里斯在大獎賽跳躍的時候被截下的一張很醜的照片讓維克多的推特變成了什麼樣子。他直到幾個月後都還在拿這件事嘲笑克里斯,他甚至特別穿了一件上面印著那張照片的T-shirt去瑞士賽給克里斯加油。

 

這或許是因為時間點不對。現在是他生涯裡非常忙碌的時刻:在退出競技一年之後重回冰上,還順帶教練的職責。維克多一定不想讓蠢如梗圖的東西讓他從他萬眾矚目的回歸中分心。或許這就是原因。沒錯,一定是這樣的。

 

這當然不是因為鄉民決定將他的英雄分身取名叫做「牛奶俠」---一個人所能擁有的最爛的綽號。當然不是。

 

 但是維克多內心的混亂並沒有阻止來自美國人的新一波搞笑內容。至少,他想,在美國人玩夠了這個梗之前---意思是不斷的翻來覆去的壓榨它直到它再也不好笑的時候---牛奶俠對網路的統治還遠遠不會結束。維克多點了一下Instagram上面的鏈接。他被帶到了,在所有美國的新聞網站裡,居然好死不死的是華爾街日報

 

 

聖彼得堡英雄:蒙面男子阻止一場搶劫,臨走前贈送牛奶,成為網路甜心

如果有任何辦法可以修復美國與俄羅斯的外交關係的話,那一定就是這個了。

 

 維克多不想再繼續讀下去了。

-----

 

「你看過這個了嗎?」米拉在他走出更衣室的時候立刻問道,他剛換好衣服準備繼續又一段的冰上練習。

 

「如果又是跟牛奶俠有關的事的話我發誓我現在就要退役。」維克多停也不停,沒有給米拉一點時間。

 

「你很無趣欸,」她噘嘴,拉住維克多的手臂阻止他去做他天殺的工作。「你為什麼會那麼不喜歡牛奶俠?他是個英雄。而且就算你不相信那整個救人的事情,你至少可以欣賞那些梗圖。」

 

「我的人生中有一些挺重要的事情在發生,」維克多答道。「譬如說在賽季中途回歸競技,替我自己編舞,以及在做這些的同時指導我的未婚夫。」

 

「那些都可以稍等,」米拉不理會他的藉口,把手機塞到維克多的面前。「讀下去你就知道了。」

 

維克多已經不是可以處理這種東西的年紀了。他嘆了口氣之後掃過那個看起來像是臉書貼文的東西。

 

如果他有在喝東西的話他一定會把它噴出來。

 

「我—什麼?」他語無倫次的說道,一把搶過手機然後重讀一次文章確定自己沒看錯。「五百萬盧布?」(注)

 

(注:五百萬盧布約等於264萬新台幣,再除以5是人民幣。)

 

「對阿,很厲害吧?」米拉愉快的同意道,把手機從維克多抽搐的手掌裡拿回來。「誰能想到造就牛奶俠的家庭會這麼有錢?」

 

「但是為什麼?」維克多問道。「誰會花五百萬盧布去尋找一個的真實身分?」

 

「嘛,是說他也的確從槍口下救了他們,」米拉提醒他。維克多可以看到在遠方雅可夫已經準備好要怒斥他們的遊手好閒。

「那個小女孩在故事剛出現的時候就很堅持要再見牛奶俠一面的樣子。我其實還比較驚訝他們花了那麼久才開始懸賞。」

 

「你們兩個他媽的在幹嘛?」雅可夫走到他們面前時問道。「維克多,你十分鐘前就該到冰上。」

「是有關牛奶俠的,」米拉解釋道,好像那是一個可以解釋維克多為什麼會遲到的正當藉口。

「噢,」雅可夫說道。「是那個白癡。這次又是什麼?」

 

「你—你知道牛奶俠?」維克多結結巴巴的說。他一直以來都認為雅可夫對社交軟體沒什麼興趣,以為他會把在冰場以外的時間都花費在那些老人會做的事情上。

 

「誰不知道?」雅可夫聳肩。「要我說的話,他就是個以為直面武裝搶匪是個好主意的笨蛋,他只是運氣好成功了。這沒什麼好讚美的,雖然俄羅斯已經這麼做了。」他搖搖頭,嘴裡咕噥著有關「現在的年輕人」什麼的然後走回冰場。

 

這不就跟事發當晚維克多對雅可夫的反應的預測一模一樣嗎?想必他對雅可夫以及他的思考模式的認識比自己想像的還多。

 

「不管他是不是白癡,」米拉對維克多說道,「重點是有人懸賞五百萬要知道他的真實身分。你有頭緒嘛?我們可以平分獎金!」

 

「當然沒有!這很糟糕欸!」維克多道。「如果牛奶俠想曝光的話他早就做了。他們怎麼會做這種事?」

 

「你說的挺有道理,」她同意道。「仔細想想,這舉動還挺糟糕的。但是這並不會改變大概在下星期左右我們就會知道牛奶俠的真實身分了。」

 

「太好了,」維克多呻吟道。


==========================

譯者碎碎念:

哈哈過了好久才翻呢,但是這星期微積分考試所以我也沒辦法。

這章翻譯其實有些句子有略刪,因為要是整句翻出來那我自己都看不懂...

微積分爆難,我們學校老師都是變態嗎?

其實我前幾天有先PO一小段在噗浪上,但是真的只有一小段而已。累積越多越好笑,等待是值得的。

我的LOFTER一直壞掉,昨天一整天手機版還登不進去冏。

我會試著回覆的,過了一個禮拜才回不好意思呀。

希望下一章完結


改天見呀~


评论(7)
热度(105)

© Amand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