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da

品味奇特的三流翻譯,催更有效,歡迎勾搭

[翻譯] Yuri the Aggressive Wingman (完)

原文

關於授權

#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

美好都是原作的,翻錯都是我的

這是半夜邊喝啤酒邊翻的產物....

有稍微修改,但是精華還是在回覆...

=============================================

如果尤里有一天搭上了從俄羅斯飛到日本的飛機,他希望有人可以殺了他。

絕對不要再來一次了。(注1)

勝生勇利跟他記憶中一樣的平凡無奇。

 

此時,他正穿著他拉鍊拉到頂的運動外套倒在地上,眼睛圓睜的瞪著尤里,臉頰因為一路的奔跑而紅潤。

  

你就是個渺小的老鼠,而我就是那隻貓,尤里想。

 

維克多到底在你身上看到什麼?他納悶,看著眼前的成年選手從地上爬起來,有些尷尬的站著。

 

他的手插在口袋裡,微微喘著氣。亂糟糟的黑髮垂到眼前,眼鏡歪了一邊。你到底哪裡特別了?

 

「你該自己去問問他,」勇利說。好吧,其實他說的還挺有道理。

 

但是他不需要了,因為當他一進去惱怒的大喊維克多的名字,完全不管會不會嚇到他時,他看到了維克多投向勇利的眼神。噢。

 

噢噢噢噢,這樣一切就都有道理了。

 

這次雅可夫是對的。維克多的確是想和別人上床。嗯?

 

他感覺到自己的嘴唇勾起了一個嘲諷的笑。

 

現在他只要等到維克多上勇利上個夠之後,他們就可以回家,維克多就可以當他的教練了。

 

接招吧,日本的抄襲者。

 

可是…事情沒有如他所料的發展。

 

 維克多完全沒有要走的意思。而且比起無聊,他看起來反而十分開心。

 

尤里還有其他俄羅斯滑冰選手曾經計算過「尼基弗洛夫種」的發情期---大概是七天左右。

 

一週過後,維克多就會對情人感到厭煩。然後他會讓他簽下一紙閃亮亮的保密協定,笑著結束他們的「感情」。

 

可、可是維克多沒有和勝生勇利上床!

 

尤里不是一個五歲小孩,好嗎? 

 

他知道他們兩人分房睡不代表什麼。

 

他看過他們兩個調情的樣子,維克多在示範滑冰動作時和勇利的觸碰實在是有些太頻繁了。

 

當他看到勇利對維克多的讚美感到臉紅時,他都要克制自己想要嘔吐的衝動。

 

還有他們倆人之間的距離和一般的朋友比起來已經太近了。

 

尤里知道這些徵兆。他太了解維克多了。而種種跡象都表明維克多想要把他的老二插進那個圓滾滾的日本小愛哭鬼體內。

 

所以他到底為什麼還沒有做!? 他們要是早一天把這破事處理好,尤里就可以早一天回家。他就可以不用再面對日文,不會為了叫一杯水差點長動脈瘤,還可以開始大獎賽的訓練。

 

「你為什麼還沒操勇利?」

 好吧,他只是個平凡的人類。他的等待是有限度的。他可以忍受維克多對他的直白皺眉,他從來都是如此。

 

但他沒有想到的是,維克多居然會被可樂嗆到,身體一陣顫抖,眼睛睜的大大的,好像一隻被車燈照到的鹿。他的三明治從手中掉下來,眼睛恐慌的瞪著尤里。

 

「什麼?」維克多尖聲說道,然後。

 

 媽呀。

 

 難道維克多自己不知道嗎?

 

 天,這下子好玩了。

 

 「我說,」他嗤笑了一聲,「你怎麼還沒把那男的壓在桌子上?已經兩週了,你一定做的到。」

 

 維克多仍然瞪著他,藍眸專注,瞳孔擴張。「我、我—呃」

 

 尤里翻了翻白眼,「維克多,如果你很驚訝我知道你是個基佬的話..」

 

 「我不是來這裡ㄍ..和勇利上床的,」維克多突然說,聽起來很煩惱。(注2)

 

 

「我不知道你在說…」

 

 「老兄,我太了解你了。我知道你覺得他是個還不錯的選手,但你真正的動機是..」

 

 「勇利不只是還不錯而已,」維克多打斷他,看起來有些惱火,「他是位非常棒的選手。」

 

 我、的、天

 

這不可能。

 

「這不可能!」

 

「你、你到底在說些什麼,尤里」

 

「我的天,」他難以置信地說。「難不成你真的喜歡那男的?」

 

他一定要打電話給娜塔莎。還有雅可夫。去他媽的禮節還有專業關係。他必須要知道。

 

「我當然喜歡了!」維克多咕噥,低頭看著盤子裡悲傷的三明治,「我誰都喜歡。我是個非常愉快的人。」

 

尤里咯咯的笑了起來「但是你喜歡勇利。」

 

他的好朋友瞇起眼睛,用食指指著他。「尤里,你現在就是個爛人,我已經告訴過你很多次了---」

 

「Victor and Yuuri, sitting on a tree, K-I-S-S-I-N-G-」(注3)

 

我要殺了你

 

「但是勇利不會愛上一個殺人犯的!多動動你的腦子吧,維克多。」

 

「他們不會找到屍體的。我會燒了它。」

 

「我等不及要看到你們兩個在大獎賽上穿For him&For him的情侶裝。花滑界同性戀的標誌--」(注4)

 

「我會告訴警方『什麼?沒錯,警官,我這段時間一直待在家!』然後他們會相信我,因為我是個受尊敬的社會人士,我還有數百萬的粉絲----」

 

「可說真的,維克多」尤里插嘴,「你真的喜歡他嗎?」

 

「我」維克多猶豫,眼睛向下看著他們兩個的桌子。他無意識的擺弄手中的鑰匙圈,看起來真他媽的不確定。

 

「我想我確實是的,」在尤里盯著他好幾分鐘後,他低聲說道,尤里的下巴掉到地上。維克多的聲音低到幾乎聽不見,他吞嚥了一下,目光快速移開。「我覺得他是特別的,尤里。」

 

我操他媽的幹。

 

他一定要打給娜--

 

「不要告訴娜塔莎,」維克多補充道,聽起來比較像平常的他,比較精明。這真太他媽讓人鬆一口氣了。「別告訴任何人,尤里。要不然我活剝了你。」

 

尤里皺眉,坐回椅子上,吐了一口氣之後雙手抱胸。「好吧,隨便。雖然一回去她立刻就會殺了我,但沒問題。至少她不會讓我死得太難看。」他頓了一下「你到底告訴勇利了沒?」

 

年長的選手刻意的保持了沉默。

 

尤里始終沒有預料到,他竟然是這三個人裡面最成熟的那個。這..應該他媽的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吧?

 

「老兄,」尤里的眼睛睜大,「你現在是在緊張還是什麼?因為讓我告訴你:你一點也不含蓄。如果那個日本美人沒發現你對他充滿滿滿的基情的話,那要嘛是他眼睛瞎了,要嘛他的眼鏡是裝飾品。你渾身輻射著彩虹,維克多。我很確定那些放射科專家正在找尋你輻射出的基情的源頭。」

 

維克多抬了抬他一邊的眉毛,「很好,尤里,我看的出來你對這有很多意見。」

 

「我跟你說,勇利一樣被你迷得七葷八素。維克多,他的床頭有一張你的裱框相片。」

 

在尤里他媽的震驚之下,維克多咯咯的笑了起來,單手遮住嘴巴,盯著自己大腿,臉頰微微泛紅。去你媽的。他看起來真的很喜歡那男人。就好像要是勇利有一天殺了人的話,維克多會說「噢,你知道的,他就是這樣的嘛。」

 

「那張照片的確暗示了很多事情,」維克多承認,嘴唇露出一個狡猾的笑容,但是立刻就消失不見,轉而抿成一條白色的線。「但是你大概猜到了,我在呃…感情方面的紀錄不算太好。」

 

 尤里給他一個「我知道」的眼神

 

「我不想,嗯,你喜歡怎麼說?他媽的搞砸這件事?」維克多再次擺弄著他的鑰匙圈,手指不斷的玩弄它。「而且我不想要勇利在表演的時候緊張。他做的真的很好,尤里。」

 

 

「你知道這些都是胡扯。」尤里說道。從袋子裡拿出一片洋芋片丟到嘴巴裡。「勇利並不懦弱,雖然他看起來真他媽的是。他是個成年人,維克多,我確定他對你們兩個之間的關係有話語權。而且如果他現在就做的那麼好的話,你能想像他在每天被你澆灌之下會變得怎樣嗎?」

 

維克多的臉又紅了,耳朵也是,他輕輕的咳了一下,盯著他的三明治「呃,你還沒有大到可以討論這種話題,尤里。」

 

尤里只是聳聳肩,「我就想說,你要是早點跟這人約會結婚,你就可以早點把他帶回俄羅斯跟我們一起。」

 

維克多安靜了幾秒,然後十分膽怯的問道「你確定他呃…也對我有感覺嗎?」

 

「維克多‧尼基弗洛夫,你就是個12歲兒童,但是,沒錯,他確實,也喜歡你。」尤里翻了白眼。老實說,這太荒謬了。

 

但是維克多的笑容比之前更加明亮了。他心不在焉的點著自己的嘴唇,兩眼望向虛空。

尤里快吐了。

 

隔天早晨,他一走進 Ice Castle 就看到勇利和維克多在接吻。

 

他們倆人都站在冰場旁邊,完全沒有發現他已經開了門。

 

勇利墊著腳尖,穿著他的訓練服(是黑色的,尤里拒絕跟穿上跟同性戀一樣的彩色衣服的人去滑冰,因為那簡直是一種人性的罪孽)他抬起臉,雙手溫柔的扶在維克多的腰上。維克多俯下身,嘴唇對上閉著眼的勇利,幾乎是虔誠的撫摸勇利的臉頰。(注5)

 

尤里嘖了一聲以後關上了門。(注6)

 

 

「沒錯,」優子,那個滑的真他媽不錯並且育有邪惡三胞胎的女孩說,看起來十分同情「他們已經那樣親了十分鐘了。」

 

 他閉上他的眼睛。「都是我,這是我做的。這都是我的錯。」

 

「如果可以安慰到你的話,我覺得這其實還挺可愛的。」她好心的說

 

尤里點了一下頭像,聽著熟悉的嘟嘟聲等待電話接通。

 

「嘿,娜塔莎。」他說,用力的吞嚥了一下,因為去他媽的維克多,「我有些事要告訴你,你絕對想像不到的。」


===================Finis=========================

注1

我原本翻: 如果尤里有一天搭上了從俄羅斯飛到日本的飛機,他希望有人可以殺了他。夠了

原文:

If Yuri ever tries to go on a flight to Japan from Russia, he hopes someone kills him. No more .

這裡的he我覺得是指維克多? 要不然這句很奇怪...

No more 有沒有什麼更好的翻法呢?


Update:

在大大們的開示之下我理解了前半句的意思

No more 也根據盧焚大的建議更加強調了語氣


注2

「我不是來這裡ㄍ..和勇利上床的,」

中國的朋友可能不知道 ㄍ是注音 對應漢語拼音的g

在這裡維克多差點一個幹字就脫口而出XDDD


注3:

「Victor and Yuuri, sitting on a tree, K-I-S-S-I-N-G-」

美國的兒歌 可以上網搜搜看 我看到這句的時候快笑到翻過去...腦袋裡旋律自然響起...

其實還蠻知名的,應該很多人小時候都唱過..


注4:

我原本翻:「我等不及要看到你們兩個在大獎賽上穿情侶裝。花滑界同性戀的標誌--」

原文:

“-can"t wait until  you get matching Grand Prix outfits. For Him & for Him. The gay icons of ice skating -”


For him & For him 那句我沒翻...因為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

有大神知道的話請指教(跪

Update:

在盧焚大大的搜索能力之下發現for her&for him是現實中的一家婚紗店,這裡可能就是捏他


注5:

我原本翻: (是全黑色的,因為尤里認為穿著彩色的衣服是對全人類的犯罪並且拒絕和那樣的人一起滑冰)

原文:

(all black, ever since Yuri decided he wasn't gonna skate with someone whose idea of color-coding was a crime to all of humanity and enforced his authority)

這句我翻的很奇怪,但是現在是深夜我的腦子還被啤酒荼毒實在是想不出要怎麼翻了...

Update:

感謝Ayazaki 大神對我可怕的中文文法進行修正

原文並沒有同性戀這個字,但是在blue大的提醒之下發現彩色衣服的確就暗示著同性戀,所以就擅自加了,希望這樣比較順眼



注6:

我原本翻: 尤里吱了一聲以後關上了門。

原文:

Yuri lets out a squeak and closes the door.

我一直很好奇squeak到底要怎麼翻,我知道意思可是翻成中文就好怪...

Update:

在看了各位的版本之後改成了「嘖」,免得我一直想到老鼠..

=====================================================


譯者碎碎念:


感謝各位一直看到這裡,這跟上一篇比起來算短篇了吧?畢竟不到10000字...


我真不敢相信我就這樣趕完了?

其實因為還在校正and i feel life 所以我的文風有點轉不過來

從溫柔繾眷一下變成髒話連篇果然很難(哭

所以要是覺得有那裡可以更口語的話請留言喔


這篇翻的我很歡樂,也挑戰我前所未有的恥度。

好幾次都趴在電腦前面笑...

也是直到今天我才發現罵髒話好難.....

不知道以後還會不會翻這種文?

但是要是按照我的期中考行程的話你們大概後天就可以再次見到我崩潰了(誤



這篇的維克多是我見過最清純的了...還會臉紅什麼的真可愛wwww

尤里你十五歲就懂這麼多真的沒問題嗎????


說到年齡,其實我還蠻好奇各位大概都幾歲? 有點好奇看這番的年齡層大概是怎樣的... 如果不介意的話可以留言讓我知道嗎?

先說我19.5

我好像累到有點語無倫次??...我要去睡了


最後要是有什麼感想或建議都請務必要留言

我會很認真的看過的


我們下個故事見

鞠躬

Amanda Huang


评论(86)
热度(252)

© Amand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