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da

品味奇特的三流翻譯,催更有效,歡迎勾搭

[翻譯] Hold Me Tight 第一章 (1)

原文

關於授權

#1-11-21-31-41-5

#2-12-22-32-42-5

美好都是原作的,缺點都是我的

如果你看了原作覺得我翻的哪裡不到位的話,請在下方留言。不管你是什麼時候提出回覆,只要我還有上LOFTER,我會無限期修正翻譯。

I own nothing, 所以就不要轉載了吧?

以上OK, 那就讓我們開始吧

=====================================

早晨的時候,維克多的擁抱跟章魚差不多。(注1)

 

或者是說他像是一個巨大的、腳冰冰的俄羅斯寄生蟲,搾取勇利身上的溫暖。

 

「沒有更好的形容詞可以形容了,」勇利想,發出了一個挫敗的嘆息。在他試著揉散眼裡的睡意的同時,他還要擺脫纏在他身上的四肢。

 

現在的時間還太早了,清晨第一道曙光若隱若現的照射在地平線上,然而他的膀胱傳來了一陣不舒服的壓迫感,求他趕快去解放。

 

「維克多,」他低聲說,聲音仍然帶著剛起床時的沙啞。維克多在他身旁睡死了,臉一半埋在枕頭,一半埋在勇利的頸彎。

 

維克多安祥的臉,還有他因為亂動而弄亂的銀髮,是每天早上都可愛到令人心暖的景色,但是勇利真的、真的必須要去廁所了。

 

「維克多,放開。」

 

「嗯。」作為回覆,維克多壓得更近了。他拒絕睜眼。

 

「維克多,好了啦。」勇利更加努力的試著掙脫,年長的男人不悅的皺了皺臉。「我要去尿尿。」

 

「待會再尿。」維克多咕噥。半睡半醒的時候,他的腔調就變的厚重明顯。勇利花了一分鐘才解讀出他剛剛說了些什麼 (好啦,其實只有半分鐘。另外一半的時間他在驚嘆維克多變的更低沉的嗓音)。然後維克多又被推開了,在維克多來得及把他拽回床上之前,勇利站了起來。

 

「我很快就回來,」勇利說。

 

比起回答,維克多惱怒的哼了一聲。勇利笑了起來。

維克多把他的頭埋在勇利剛剛睡的枕頭裡。

 

勇利從廁所回來後,他鑽進被子裡讓維克多的手臂把他拉的更近一些,聽著維克多似乎是滿足的哼聲,他深情的笑了。但是當維克多把他的腳掌擦過勇利的腳時,勇利的笑容散去,發出了一個沒有形象的聲響。(注2)

 

「維克多!」

 

維克多的笑聲對一個理應在睡覺的人來說實在是太滿足了。

 

「你真是太糟糕了,」勇利怒道,試著逃離那個冰冷的觸摸,但是維克多用他的手腳緊緊地抓住他,困住他。他在勇利的脖子上笑著。「說真的,為什麼你的腳是冷的?我才是下床的那個吧!」(注3)

 

「這是天賦,」維克多喃喃的道。他把他的嘴唇刷過勇利的頸動脈做為某種道歉。「可以幫我報復那些把我扔著,讓我無人可抱的人。」(注4)

 

「我只去了五分鐘。」

 

「這五分鐘我過得非常痛苦。」

 

「你太小題大作了,」勇利說,轉身面向他。維克多又笑了,他的聲音在勇利的耳裡聽起來低沉又如同音樂。勇利忽略胸膛裡顫動的某種聲音和情感,一隻手埋進維克多柔軟的頭髮裡,輕輕地按摩他的頭皮。

 

維克多帶著睡意,感激的哼了一聲,挨得更近了些。當他閉上眼睛時,他那又長又美麗的眼睫毛在臉頰上投下蝶影。(注5)

 

他的嘴唇有一抹幾不可見的微笑,是那種勇利只在他們獨處時才見過的、柔軟的笑。勇利的心跳漏跳了一拍,他吞嚥一下好消除那種喉嚨被哽住的感覺。維克多有時候真的是令人感到不公平的漂亮。(注6)

 

「繼續睡,」他低聲道,感到自己快被愛意所淹沒。他玩弄著維克多的頭髮直到他的呼吸變的平穩深沉。或許維克多的腳掌是人神共憤的冷,但是他攬住勇利的背的手卻很溫暖。


 在維克托的懷抱中,勇利從未如此清晰的感到自己是被愛著的。(注7)


-----TBC-------------------------------------------------


注1:

早晨的時候,維克多的擁抱跟章魚差不多。

原文:

During the mornings, Victor hugs like an octopus.


直譯是: 早上的時候,維克多像章魚一樣的抱著

原文的hug是動詞,但是這樣翻成中文很不順,所以就把它改成名詞了,希望意思沒跑掉。

---

注2:

沒有形象的聲響

原文:

undignified noise


undignified是「沒有尊嚴」的意思,但是這實在是意義不明,所以我憑感覺改了。

---

注3:

冰冷的觸摸

原文:

clammy touch

clammy 其實有濕冷的意思,可是濕冷的觸摸聽起來就怪怪的所以我就改了

----

注4:

嘴唇刷過勇利的頸動脈

原文:

brushing his lips on Yuuri's pulse

pulse是脈搏的意思,但是嘴唇掃過脈搏實在是個難以想像的動作,考慮到V正埋在勇利的脖子裡,就把它改成頸動脈了。

---

注5:

我原本翻: 他的睫毛很長,閉上眼睛的時候很美,在臉頰上散開。

原文:

His eyelashes are long and beautiful with his eyes closed, fanned out across his cheeks. 

這句我翻的整個就很奇怪,不管是句子結構還是什麼。

尤其是fanned out across his cheeks,中文好像沒有這種形容,所以我本來想說要不要寫成: 睫毛在臉頰上打出了陰影,因為這種表達我比較有看過,但是這完全是脫稿演出所以最後還是算了

各位大神有什麼建議呢? 還是覺得脫稿演出的翻譯也可以?

在 Ayazaki 大大的版本之上又稍微修了一下,希望比較順?

---

注6:

維克多有時候真的是令人感到不公平的漂亮。

原文:

Victor is so unfairly breathtaking sometimes.

直譯是: 維克多有時候真的是不公平的令人屏息

但是好像有點饒舌,所以擅自改了改

應該還有更好的翻法,大家請集思廣益吧:DD

---

注7:

我之前翻:在他的懷抱中,勇利感到前所未有的被愛著。

原文:

Yuuri feels more loved than he's ever been inside Victor's embrace.

我覺得我的中文文法好像怪怪的,應該要怎麼修正呢?

看來我真的很不擅長最後一句冏

Update:

遵照下旬大的版本變成了現在這個美麗的模樣,有些字是擅自加的,不過我相信意思還是非常準確的,真是太棒了。

=====================================

譯者碎碎念:

短短的1000字....夠、夠甜嗎?

如果您覺得不夠甜....我也沒辦法對不起OTZ

下一章會更可愛:DD

雖然註解很多但是我其實沒有翻很久,大概1, 2個小時就搞定了吧?


有人推薦我去看英文配音版....不行了大家一定要去看。

英配版的俄羅斯組講話真的有俄羅斯腔阿!

一瞬見我對Viktor的幻想就破滅了...在電腦前笑到不可自拔

尤其是他跟勇利平常的對話其實都是英文,所以他講話的感覺可能真的就是那樣喔!

倒是英配勇利有點太過強氣,不太習慣...


嗯...大概就是這樣

如果有什麼想法建議都請在下面留言

我會拚死回覆的

謝謝

那我們下次再見


评论(38)
热度(178)

© Amand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