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da

維勇三流翻譯,很好勾搭。叫我Amanda就行了:D
噗浪:https://www.plurk.com/Enlighteness
Ask.fm 提問箱,任何問題都可以問
https://ask.fm/Enlightenor

[翻譯] Hold Me Tight 第二章 (1)

原文  關於授權

#1-11-21-31-41-5

#2-12-22-32-42-5

美好都是原作的,缺點都是我的

如果你看了原作覺得我翻的哪裡不到位的話,請在下方留言。不管你是什麼時候提出回覆,只要我還有上LOFTER,我會無限期修正翻譯。

I own nothing, 所以就不要轉載了吧?

我缺糧、我好缺糧

=================================

「勝生勇利並不是一個喜歡和人有肢體接觸的人,」任何一個跟他相處超過一分鐘的人都會這麼跟你說。(注1)

 

這也不是因為他是個日本人。

 

在成長的過程中,他的雙親跟姊姊常常和他擁抱、接觸。他們從來不會吝於給予他關愛。小時候,他還是姐姐真利的人體泰迪熊。

 

優子也一樣---勇利記得他們倆小時候手牽手一起去冰場的時候,他的臉有多紅。

 

美奈子老師對於觸碰這件事也是不太拘謹。在勇利贏的時候會驕傲地擁抱他,在他輸的時候會給他安慰的懷抱。

 

就連披集都很喜歡抱人,雖說當初勇利至少花了三個月的時間才習慣這位同伴的觸碰。

 

所以當他周遭的人都十分樂於觸摸時,勇利就是…不喜歡。

 

他就是這樣的人,而他的家人朋友們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經接受了。

 

另一方面,維克多---

 

「維克多喜歡觸碰別人」這句話絕對是本世紀最最含蓄的說詞了。

 

維克多.尼基弗洛夫,五次大獎賽金牌得主,花滑界的現世傳奇,身上並沒有絲毫的羞恥心。

 

在他抓住勇利的手並把兩人的臉貼的很近的時候,勇利的嘴唇可以若有似無的感受到維克多的呼吸。

 

在他和勇利第一次見面時,被看到全身裸體的他一點都不覺得害羞。(雖然那時他是在泡溫泉,而勇利也的確闖進去了他的浴池,但是這沒關係)。(注2)

 

隨著他們相處的時間越來越長,這些觸碰只是有增無減,但是它們帶來的愉悅也是有增無減。(注3)

 

勇利並不是一個喜歡和人有肢體接觸的人,但是他的確會習慣某些人的觸摸。

 

他習慣維克多的觸碰,就如同小狗適應水一樣。牠們學會如何游泳,學會如何游離岸邊而不溺水。然後在這個過程中,狗變成了魚,水變成了大海。

 

這個比喻很快的變得意義不明,但是這正是他們兩人的現狀。

 

在他們兩人相處的幾個月以來,勇利一直都被淹沒在維克多的懷抱和觸摸裡。白天,他的呼吸噴吐在那個男人的身上。夜裡,他卷縮起來,維克多的溫暖和柔軟圍繞著他,鼻子充滿了潤膚露、古龍水、和維克多獨特的氣息。(注4)

 

勇利已經差不多默認這個為他日常生活的一環了。

 


勇利並不是一個喜歡和人有肢體接觸的人。(沒錯,這句話值得被重複三次)

但是當有一天維克多毫無理由,毫無解釋的不再觸摸勇利時,這變成了一個非常不愉快的體驗。

 

---

 

他們來到了俄羅斯參加大獎賽決賽。

 

飛機一觸地之後,維克多就一直和勇利保持著安全距離,不管何時,兩人總是相隔至少兩米。他不再擁抱勇利,他不再觸碰勇利,他甚至沒有像以前拉著勇利在機場自拍,之後上傳到 instagram。更糟糕的是,維克多在這段時間一如平常的笑著,就好像他沒有意識到這些事情似的。

 

勇利從未感到如此的茫然。

 

「維克多,」勇利有些遲疑的開口。他們坐進了計程車,維克多對著司機講了一長串的俄文,告知旅館的方向。「維克多。」

 

「等一下,勇利。」

 

維克多講他名字時冷漠的語氣—就好像他們是兩個陌生人,只是正好共乘了一輛計程車似的---擊中了勇利的心弦。(注5)

 

好痛。

 

勇利感到非常心慌。

 

「維克多,」當維克多和司機講完話後,勇利再度開口道。他一隻手往他的肩膀伸去,想問問到底怎麼了,是不是他哪裡做錯了。「一切都還好嗎---」

 

在勇利碰到他之前,維克多的手就縮了回去。

 

縮了回去

 

就好像勇利是某種糟糕的、卑劣的東西。

 

維克多睜大眼睛,警告的瞪著他。

 

勇利不知道他現在的表情是怎樣的,他後知後覺的想道自己並不在乎。(注6)

 

他覺得他的胸腔好像被凍結了。他的肺沒有在工作、他的心如同石頭般重重的沉了下去。

 

他回到了俄羅斯,勇利覺得他的世界似乎再度倒塌了。

 

「勇利,」維克多開口,只是勇利再也不想聽下去了。他默不作聲的別過頭去盯著窗外。

 

就和他上次來俄羅斯的時候一樣,現在正下著雪。

就跟上次一樣,勇利假裝他的眼淚並沒有盈滿眼眶,即將落下。

 

俄羅斯很漂亮。

 

寒冷無情而殘酷,但很漂亮。

 

在這段車程裡,兩人寂靜無聲。


========Tbc==========================

之前說第二章比較好翻的我真是眼睛瞎了QAQ


注1:

我原本翻:勝生勇利並不是一個喜歡和別人動手動腳的人

Katsuki Yuuri is not a tactile man

tactile 就是觸摸的意思,想表達的是勇利不喜歡摸人也不喜歡被摸。但是我翻的好像是說勇利不喜歡主動去摸人...

因為這句話被強調了三次,我想我還是認真一點吧...

Update:

烤焦魚大大提出的現行版本真的是太完美了,我以前的翻譯就讓它成為我數量眾多的黑歷史之一吧:DDDD


注2:

雖然那時他是在泡溫泉,而勇利也的確闖進去了他的浴池,但是這沒關係

granted, they were at the hot springs and Yuuri did walk into Victor bathing, but still


這句有點意譯,而且意思好像有點跑掉。but still是一個非常英語的表達方式,我也不知道該怎麼翻...


注3:

隨著他們相處的時間越來越長,這些觸碰只是有增無減,諷刺的是,它們帶來的愉悅也是有增無減

It's only gotten significantly worse the longer they spent time around each other—ironically, it's gotten significantly better at the same time.


呃這句我幾乎是打掉重寫了一個句子,我不知道要怎麼翻出worse跟better的對比。愉悅也是我根據文意自己憑空生出來的,而且怎麼看怎麼怪。


注4:

鼻子充滿了潤膚露、古龍水、和維克多獨特的氣息。

taking in the scent of aftershave and cologne and something that's distinctly Victor

taking in 是接收、吸收的意思。在這裡我把它延伸成鼻子...氣息讓句子看起來比較順。希望意思沒有跑掉。


注5:

維克多講他名字時冷漠的語氣—就好像他們是兩個陌生人,只是正好共乘了一輛計程車似的---擊中了勇利的心弦。

The way Victor says his name dismissively, like they are strangers who just met and happened to share a cab, hits a chord in Yuuri's heart.

dismissively是輕蔑、鄙視的意思。但是我覺得一般人也不會莫名其妙的鄙視陌生人,所以就稍微改了一下。不知道中間那句你們讀起來順不順,我有點不太確定...


注6:

勇利不知道他現在的表情是怎樣的,他後知後覺的想道自己並不在乎。

Yuuri doesn't know what expression he's wearing, and belatedly, he thinks he doesn't care.

belatedly翻成後知後覺不知道對不對...he doesn't care也是一個很英語的情緒表達,翻成中文就是怪怪的...

====================================

譯者碎碎念:

其實翻譯的當下會覺得自己翻出來的東西就是piece of crap,可是隔幾天再讀一次的時候就覺得還好?

就算這麼說這章我自己sub進去的字也實在是太多了...我好擔心會不會影響原文的含意...


第二章虐的程度我覺得只有一點點,但是好像有人覺得非常虐?我有點想知道我的虐點算不算高...如果有人先看完原文,可以請你告訴我你覺得這篇有多虐嗎?(*´ω`)人(´ω`*)


我一直很想說第八集維克多喊amazing的時候我非常的出戲...不知道為什麼我一直想到齊木楠雄裡面的魔術師...。゚ヽ(゚´Д`)ノ゚。


第九集第一次看生肉的時候沒聽懂,只覺得是滿滿的糖。再看一次之後覺得處處是刀子阿...第十集的文字預告也很令人擔心...希望他們可以修成正果...


我最近看分析貼看上癮了,如果有好的中文或英文的分析貼可以推薦一下嗎?


我的碎碎念有越變越長的傾向...但是我真的很想聊聊天QAQ總覺得沒有翻譯的話就不好意思發文佔你們的版面...原諒我


嗯...有任何的事情都請在留言跟我說,最近幾天我會比較忙,不知道有沒有空可以回(對不嘰QAQ但是我發誓我會看過的...


那麼我們下回再見


评论(39)
热度(124)

© Amand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