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da

品味奇特的三流翻譯,催更有效,歡迎勾搭

[翻譯] Hold Me Tight 第二章 (2)

原文  關於授權

#1-11-21-31-41-5

#2-12-22-32-42-5

美好都是原作的,缺點都是我的

如果你看了原作覺得我翻的哪裡不到位的話,請在下方留言。不管你是什麼時候提出回覆,只要我還有上LOFTER,我會無限期修正翻譯。

I own nothing, 所以就不要轉載了吧?

就算翻了1987字劇情還是非常的過渡,算了下章的劇情應該會比較刺激QAQ

==============================

當他們來到旅館房間時,勇利發現房裡有兩張床這件事比想像中更加惱人。

 

一般來說,維克多喜歡睡左邊的那張,勇利也不會和他搶。

 

但是今天,勇利拖著登機箱直直的走了進去,無視了身後的維克多,然後把行李放到左邊的床上,宣告他奪取了那張床。

 

維克多對此沒有做出任何抗議,把背包放上右邊的床。

 

「我先洗澡,」維克多看著他說道。勇利假裝他沒在聽,在背包裡翻找著自己的手機。

 

勇利知道他現在就是在使小性子,但是他不知道該怎麼停下來,這讓他感覺更糟了。

 

維克多發出了一聲嘆息,勇利隨後聽到他走向浴室的腳步聲。 維克多盡可能輕手輕腳的把門關上,但是那聲音對勇利來說還是太大聲了。他現在一點都不想待在這個地方。

 

勇利在維克多洗完之後接著進去洗,他大概洗得比他想像中還要久,因為當他從浴室出來後,房間的燈已經關了。維克多捲縮在自己的床裡面,已經睡著了。

 

這只是個誤會」,勇利鬱鬱的想,嘆了一口氣,拖著步伐回到床上。

 

沒有維克多的床顯得既空蕩又寒冷。

可能是我們兩個都太累了。我們明早就會解決的。

 

睡意遠離了他,就如同維克多遠離了他的觸碰一樣。他花了好一段時間才終於能入睡。勇利對於這個想法痛苦的吞嚥了一下。


他在床裡翻了個身,十分焦躁。時間以譏諷般的龜速繼續流逝。

 

「勇利?」在感覺像是過了好幾個小時後,維克多在一片黑暗中呼喚了他的名字。勇利不動。「你還醒著嗎?」

 

勇利默不作答。他不知道該說什麼、該做什麼。他甚至不知道回應他會不會改善他們兩人的現況。因此,就算他聽到維克多走下床,他還是讓雙眼保持緊閉並盡可能的讓呼吸均勻。

 

勇利的床墊往下陷隨著維克多小心翼翼的在床邊坐下,維克多的手溫柔而有些猶豫的撫過勇利的臉頰,接著梳過他的黑髮。儘管知道不該如此,勇利還是放鬆了下來。

 

「Oh, solnyshko,」維克多喃喃的道。勇利幾乎可以嘗到他嘴裡的悲傷。他立刻就因為先前無視維克多而感到罪惡。「我真的非常、非常的抱歉。我真希望我之前有好好跟你解釋。」

 

既然是這樣的話,現在就跟我解釋清楚,」勇利狂躁的想。和維克多吵架(這算吵架嗎?勇利甚至不知道他們到底為了什麼而吵)真的是糟透了。

 

在勇利來得及表示自己仍然清醒之前,維克多俯身,嘆了口氣,在他的鬢角上印下一吻。「晚安,勇利。」

 

 

今夜是勇利的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夜之一。

---

隔天早晨就跟昨晚一樣糟,甚至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維克多什麼都沒有解釋。他仍然逃避著勇利,仍然假裝一切都沒有問題。

他用俄語和女佣聊天,維克多似乎是說了一些話令這位女士不得不笑彎了腰,抓著他的手臂支撐自己。維克多此時的笑容並不是那種很享受的笑,但是他對那位毫無羞恥的抓住他手臂的女人也沒說什麼。(注1)

 

勇利坐在床上整理著待會要去冰場比賽的物品,他看著眼前的景象,他的表情就好像他咬了一顆檸檬似的。(注2)


「給我好好解釋,混帳」勇利苦澀的小聲咕噥。他用了不必要的力道把冰鞋塞進了袋子裡。女佣終於離開了。(注3)

 

當他們離開房間,進入了人聲鼎沸的旅館大聽後,情況變得更糟了。

 

維克多和他保持距離,行進間,他們兩人之間的距離遠到他們好像根本就沒有走在一起。勇利有強烈的衝動想要把維克多拉到身邊狠狠的擰一下。

 

這整件事都使他心煩意亂,而當他們坐了30分鐘的計程車到達了體育館時,勇利整個人已經煩躁到他甚至無法對參加大獎賽決賽感到緊張。

 

勇利的花滑生涯中最光輝的一刻,正被和愛人的爭吵所摧毀。

 

「勇利,」當他們進入會場時維克多說道,「跟緊一點不要走丟,好嗎?」

 

 勇利無視他,穿越人群。在那之後他們沒有再說話。

 


又一次的,勇利在他極差的籤運之下抽到了第一位上場。

 

跟以往維克多在他身旁回答問題的模式不同,這次他自己一個人面對採訪。當記者問到有關他跟他教練的事時,勇利假裝自己聽不太懂英文,邊鞠躬邊用日文道歉,直到記者離開。

 

勇利在比賽開始前和其他的選手一起在冰上練習了自己的曲目。他的後內點冰三周跳失敗了兩次,他的旋轉毫無生氣,他甚至跳不出後內四周跳。當他回到場邊喝水時,維克多甚至沒有向他說教說明了什麼。

 

正當他們在極致的沉默中煎熬時,一道聲音劃過,兩人齊齊轉頭看著尤里奧走近。

 

「你們兩個渾球花了真他媽的久才給我過來啊,」尤里奧打著招呼,兩眼虎視眈眈的看著他們。勇利對著眼前的青年眨了眨眼,嘴唇厥起。他甚至無法像往常一樣容忍尤里奧的恫嚇。(注4)

 

「嗨,尤里奧,」維克多笑著打了聲招呼,但是那個笑容看起來太做作、太不真誠了。他的戲謔也不如以往般的有力。尤里奧瞇著眼睛看著他們,發現了他們兩個坐在板凳上時大的不正常的距離,以及空氣中沉重的氣氛。

 

尤里奧皺眉,有些混亂。「你們兩個他媽的是怎麼一回事?」

 

「沒事,」勇利說,同時維克多嗔道,「注意你的用詞,」他們兩個甚至沒有看向對方。

 

尤里奧刻意挑了挑一邊的眉毛,證實了自己的觀點。(注5)

 

太丟臉了,」勇利想著,突然站了起身,嚇了兩個俄羅斯人一跳。「甚至一個十六歲小孩都看得出我們兩個發生了什麼事。

 

勇利邁步走開,維克多在他身後緊繃的叫道,「你要去哪?」

 

「廁所,」勇利惡狠狠地回答,繼續走他的路。


==========Tbc===================================

注1:

我原本翻:他用俄語和女佣聊天,他顯然說了什麼非常好笑的事情,讓那位女士笑的彎下了腰,抓著他的手臂支撐自己。維克多此時的笑容並不是那種很享受的笑,

he holds a Russian conversation with the housekeeper and apparently says something so funny that the woman feels the need to laugh so hard, she clutches Victor's bicep for support. Victor isn't grinning like he enjoys it, 

笑的彎下了腰其實是我自己腦補的,原文直譯的話應該是「他覺得自己需要笑的那麼厲害」但是這太詭異了,所以我還是自己替換了一下...順便讓後面的動作看起來不那麼突兀。

「手臂」其實原文是寫「二頭肌」,但是我覺得這樣子好出戲阿,不過這也是我的個人感覺而已,如果你們覺得二頭肌比較好的話我會改回來的

isn't ginning like he enjoys it我翻的很爛...我還有點不太確定我翻的對不對...


Update:

在Ayazaki大的建議之下這樣子句子跟意思都變得很完整了呢:DDD


注2:

勇利坐在床上整理著待會要去冰場比賽的物品,他看著眼前的景象,他的表情就好像他咬了一顆檸檬似的。

From where he's sitting on the bed and preparing his things before they go to the ice rink for the competition, Yuuri watches the scene looking like he bit into a lemon. 

這整句我都翻的不太準...主要是我不太清楚這個句型想表達的是什麼OTZ

「他的表情」也是我腦補的,只是為了句子通順...


注3:

「給我好好解釋,混帳」勇利苦澀的小聲咕噥。他用了不必要的力道把冰鞋塞進了袋子裡。女佣終於離開了。

“Explain it better, my ass,” Yuuri mutters bitterly under his breath as he shoves his skates into his bag with more force than necessary

explain it better這樣翻不知道對不對,好像有微妙的不同?

my ass我直接翻成混帳了冏,我對髒話的造詣還有待加強...這應該要怎麼辦呢?

more force than necessary我翻的有點生硬,應該可以更好一點的...


注4:

我原本翻:「你們倆真花了他媽的久才滾過來啊,」

“Took you long enough to get your asses here,”

同樣是髒話...我真的不會啊QAQ

Update

恩...在阿罵☆大的建議為基礎再度修改,這樣好像比原本順?

注5:

尤里奧刻意挑了挑一邊的眉毛,證實了自己的觀點

Yurio pointedly arches an eyebrow, pushing his point across.

這句我想了好久阿...pushing his point across我就是死都想不出要怎麼翻,我明白他的意思,但是我不知道要怎麼轉換阿(我連在註解都解釋不出來)QAQ誰可以幫我啊(跪


==================================

譯者碎碎念:

哈哈哈我在精準翻譯的路上背道而馳了呢(哭,我已經徹底的偏向意譯了,這到底是好還是不好?

昨天不知道該不該更新的時候被眾位看官有志一同的(凶狠的)趕回床上睡覺,其實我還挺感動的?

但是今天的更新劇情有點過度我覺得好對不起阿...我本來想說可以翻更多的,這樣下去不知道四天之內翻不翻得完呢

不過下次更新你們就可以看到爆氣的小天使,實在是值得令人期待,我本來想一口氣翻到那的但是我的肝好像不太夠呢

blue大我發誓我一定會幫你寫的文章寫一篇評論的,你那篇太精彩了,但是最近時間不太夠+懶癌原諒我QQ

我對之前翻譯的修正好像越來越懶散了...真是糟糕,尤其是上一篇我幾乎都沒有修正,難得心之所恦太太這麼認真的給我建議,上天真該懲罰我...我發誓我回家之後一定會把所有文都修一修!


呃在越來越閒話家常之前我還是趕快結束吧


我知道這章沒有什麼劇情...但是如果有評論的話我還是會很高興的,能夠指正我的翻譯的話就更好了!所有的留言我都會認真的看過的,單純找我閒聊我也很歡迎喔?


那麼我們下回見:)

评论(21)
热度(101)

© Amand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