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da

品味奇特的三流翻譯,催更有效,歡迎勾搭

[翻譯] Hold Me Tight 第二章 (4)

原文  關於授權

#1-11-21-31-41-5

#2-12-22-32-42-5

美好都是原作的,缺點都是我的

如果你看了原作覺得我翻的哪裡不到位的話,請在下方留言。不管你是什麼時候提出回覆,只要我還有上LOFTER,我會無限期修正翻譯。

I own nothing, 所以就不要轉載了吧?

建議配合上一章一起看

註解加碎碎念快比本文長對不起

======================================

會場比之前還要擁擠。觀眾們終於來到了自己的座位。大會廣播告知冰場上的選手他們的熱身時間已經結束了。

 

他們正走回維克多身邊,此時他看起來異常煩躁,他的雙手緊握,弄皺了手套,他的雙眼掃視著全場。

 

在他們走的更近一點後,維克多發現了他們兩個。

 

他看到尤里奧眉頭緊皺,以及勇利不安的表情。

 

男孩抓住勇利的手的樣子,就好像他如果鬆開手的話勇利就會出什麼事一樣。維克多猛然吸了一口氣,緊張了起來。

 

「怎麼了?」維克多追問,他端詳著勇利的臉,想從表情裡看出一些端倪。隨後他轉頭看向尤里奧,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我不是告訴你不要亂跑嗎?你剛剛去哪裡了?」(注1)

 

「廁所,」尤里奧說,「有個恐同垃圾對勇利有意見。」

 

「尤拉,」維克多怒斥,眼底閃過恐懼,語氣十分嚴厲。勇利從來沒見過這樣子的維克多---生氣到開始咆哮,暴躁到垂在身側的雙手不停顫抖。他的眉毛皺起,藍色的眼睛瞪的圓大,水光盈盈。(注2)

 

「維克多,這不是他的錯,」勇利開口,但是當維克多轉頭怒視著他的時候立刻就退縮了。

 

「你知道你不見多久了嗎?你知道我有多擔心嗎?」維克多怒回。狂怒、沮喪、恐懼。

 

「對不起,」勇利弱弱的說。

 

「你們兩個都是!」維克多費力擠出聲音,回頭看向尤里奧。「尤拉,我跟你講過不要離開會場。你可能會出事---」

 

尤里奧翻白眼。「我只是想幫把手---」

 

「勇利已經是成年人了,」維克多打斷他,「他該死的知道要怎麼照顧好自己。你才十六歲!如果你出了什麼事的話,我不能--」維克多自己住了口,低聲喃喃咒罵,移開視線。他的眼眶是紅的,下巴緊繃。尤里奧向後退了一步,睜大眼睛看向維克多。他看起來被嚇到了,他和勇利一起目睹了維克多不曾展現的另一面。(注3)

 

沉默降臨在三人身上。維克多的眼睛瞪著冰場的某處。

尤里奧仍然在看著維克多,而勇利不知道到底該看誰才好。

 

勇利尷尬的咳了一聲,輕輕的用手肘推了一下男孩。當尤里奧對他皺眉時,他的頭向維克多那邊點了點。

 

「對不起,」一會,尤里奧不甘不願的道歉,終於自覺的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注4)

 

勇利對於青年不再固執這件事幾乎感激的痛哭流涕。

 

「對不起我騙你我會留在會場。然後為了要回答你的疑問---不,我沒有和誰打架,我還阻止了一場暴力發生。」他說。

 

對於這句話,維克多給他一個簡短、銳利的眼神,不敢置信。「不,我沒有被打,我也沒有攻擊別人。」尤里奧嘆氣,轉身背對維克多。「但是你擔心錯人了,白癡。」

 

維克多咬牙切齒。「尤拉--」

 

「去你媽的,對啦,我沒事!我不會再犯了!你講得夠清楚了,老爸。」尤里奧邊走邊向肩膀後頭扔出這一句。對於這個尖銳的回應,維克多看起來不甚愉悅。「我要回去雅可夫那邊!你解決你的問題,好不好?」

 

維克多看著尤里奧離去的身影發出一聲惱怒的嘆息,確認男孩確實地回到他的地方。

他一隻手挫敗的撫過自己的頭髮,另一隻手仍然緊握,深呼吸了好幾下。

一會,維克多轉身面向勇利,他臉上的擔憂是如此的明顯,使勇利對於能夠再次觸碰他這件事感到無比心疼。(注5)

「你還好嗎?」維克多問,雖然仍然有些緊繃,但是比起剛剛冷靜了點。他的手朝勇利的手伸去。「他們對你做了什麼?他有傷到你嗎?」

 

「他也遇過這種事,」一陣疼痛伴隨著勇利的發現在內心蔓延「維克多遇過比我這還糟糕的事。」(注6)

 

他在男人改變心意之前抓住了他的手掌,溫暖而有些顫抖著,輕輕地捏了捏他的手,然後強迫自己放開。

 

勇利希望這麼做可以安慰到維克多。

 

「有個人推了我一下還侮辱我,我沒事。」勇利說,看著維克多鬆了口氣的點了點頭,將痛苦吞回了肚子裡。

 

維克多的藍眸還是泛著水光。

 

「維克多,我沒事的。」勇利認真地重覆道,急切地想要讓維克多別再那麼難過。「我跟你保證我沒事。」

 

「Okay,」維克多吐氣,頭垂了下來。他顫抖著嘆了口氣,雙眼快速眨動。「我很抱歉,」維克多說,「我應該解釋得更清楚一點。我早該在我們搭上飛機前就告訴你的。」

 

「別道歉,」勇利讓他住口,維克多抬頭看向他。勇利搖搖頭。「我理解的。我也很抱歉。我早該知道的。」

 

「勇利,」維克多猶豫著。「昨天的那些事,我想說--」

 

會場裡的音響突然響起,廣播著參賽者的名字,打斷了維克多的話。

廣播粗魯地提醒了他們他們所在的場合,以及他們來這裡的目的。維克多深吸一口氣,抬眼看向螢幕。當他們介紹到日本代表時,勇利的照片短暫地在螢幕上出現。(注7)

 

「你這張照片真好看,」維克多輕輕地吐了口氣,屬於兩人的時刻逐漸消散。

 

嘆著氣,勇利把冰刀上的護套取下,踏入了冰場,等待著廣播宣布他的節目開始。他扶住圍牆,面向維克多。

有生以來第一次,勇利願意放棄滑冰,如果這麼做可以換取一段和維克多好好講話的時間的話。

 

勇利深吸了一口氣。「維克多,我--」

 

「專心在你的表演上,」男人告訴他。

 

維克多靠地進了些,讓他們可以小聲講話,但是這跟他們平常親密的距離相比還是太遠了。

 

維克多給了他一個傷心脆弱的笑容。

 

勇利非常不甘心、他對於自己無法讓維克多感到好過一點這件事感到非常不甘心。(注8)

「我們回到旅館後再談,」維克多說,「現在,你要去贏得你的金牌,而我會一路替你喝采。」(注9)

「好,」勇利點頭,咬唇。

他不太擔心自己的表演,他比較擔心維克多。勇利看了一下周遭,有太多攝影機正在拍攝他們,有太多雙眼睛聚焦在他們身上。勇利從來沒有注意過這些事,因為維克多以前從不在乎當他在觸碰勇利時會被誰看到,但是現在兩人對於有多少人正關注著他們這件事無比敏感。

 

現在撫摸維克多對於局面一點幫助也沒有。

 

所以勇利回到了他愚蠢的暗喻,希望這樣可以讓維克多高興點。

 

「我會成為最好吃的豬排飯的,」勇利認真的告訴他,他看到維克多的眉毛驚訝地跳了跳,「所以請注視著我。」

 

慢慢的,維克多的眼睛瞇起,嘴唇勾起了一抹驚訝地笑。

「當然,」他輕輕地笑了起來,他的雙眼柔軟溫和地看向勇利。「我最喜歡豬排飯了。」

 

「我也最喜歡豬排飯了,」勇利再度飛快的緊了緊維克多的手,然後在輪到他時滑到冰場中央。他的雙臂抱持著一名冠軍的自信高舉。

 

群眾為他歡呼喝采。

==========Tbc=======================

注1

我原本翻:維克多追問,他端詳著勇利的臉,想要找出些…什麼

Victor demands, scanning Yuuri's face for…something

for...something是我硬翻的,我當初想要意譯,但是事到如今我也忘記我當初另外一個idea是什麼了冏。demand有要求的意思,翻成追問不知道對不對呢?


Update:

咦咦咦我以為我很久以前就改過了,原來其實我沒有改(跪

這樣改過以後語句通順多了,意思也正確,真是太好了。果然是有討論有真相w

感謝 曉瑩太太還有光籬太太的建議,真是太好了。

注2

他的眉毛皺起,藍色的眼睛瞪的圓大,水光盈盈。

his eyebrows furrowed, his blue eyes too wide and too glassy.

glassy就是「玻璃般」的意思,但是直翻很怪,所以我把它延伸成水光盈盈。我之後查了一下,發現glassy在形容眼神的時候也有「沒精打采」的意思。但是我根據文意認為是玻璃的感覺,當然也不排除是雙關就是了。


注3

他看起來被嚇到了,他和勇利一起目睹了維克多的另一面。

He seems stunned, like he's seeing this side of Victor for the first time alongside Yuuri.

這句我有漏翻。原文裡還有提到for the first time(第一次),但是我塞不進去我的翻譯裡QAQ


2017-05-25修正成

他看起來被嚇到了,他和勇利一起目睹了維克多不曾展現的另一面。


感謝貝爾大,這太聰明了,覺得開心

注4

一會,尤里奧不甘不願的道歉,終於自覺的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

Yurio apologizes begrudgingly after a while, finally having the decency to look abashed,

finally having the decency to look abashed我翻的幾乎全錯?首先decency我翻成「自覺」但是那其實是「合宜」或「氣量」的意思,abashed是「羞愧」的意思,但是我為了句子順暢硬生生地弄成了現在的版本,真是太糟糕了


注5

他臉上的擔憂是如此的明顯,使勇利對於能夠再次觸碰他這件事感到無比心疼。

worry so tangible in his expression that Yuuri aches to be able to touch him again. 

這句裡有個tangible,意思是維克多臉上的擔憂已經是可以被摸到的程度了,但是這樣用中文表達很怪,所以我還是微調了一下,美感沒有了,但是我真的沒辦法(哭

可是這句我怎麼看就是怪怪的,有誰可以給我意見嗎?


注6

「他也遇過這種事,」勇利發現,一陣疼痛在他的內心蔓延「維克多遇過比我這還糟糕的事。」

He's been through this before, Yuuri realizes with a painful start of his heart, Victor's been through worse than I have.

這句意思沒錯,就是很生硬,希望有更口語的表達方式?

2017-05-25修正成

「他也遇過這種事,」一陣疼痛伴隨著勇利的發現在內心蔓延「維克多遇過比我這還糟糕的事。」

貝爾大的建議加我自己的更動就變成這樣了啊哈哈

修成這樣...不知道有沒有比較好呢?

不過的確是比較有with 的感覺


注7

當他們介紹到日本代表時,勇利的照片短暫地在螢幕上出現。

A picture of Yuuri flashes in the screen briefly as it introduces him as the representative of Japan.

我翻的意思根本文有微妙的不一樣,我也不會說...


注8

勇利非常不甘心、他對於自己無法讓維克多感到好過一點這件事感到非常不甘心。

Yuuri hates it, hates that he can't do anything to make Victor feel better. 

hate直接被我翻成不甘心冏,但是我想不到更合情合理的翻法了,any idea?


注9

現在,你要去贏得你的金牌,而我會一路替你喝采。

For now, you're going to win a gold medal, and I'm going to cheer for you every step of the way

cheer for you every step of the way實在是很有感覺的一句,但是翻成中文就沒有同樣地感動了呢。中文有類似的表達嗎?


===============================================

譯者碎碎念:

我昨天最終還是沒有翻出來對不起QAQ,但是其實不是因為我媽,是因為我翻到一半就跟斷電一樣的睡著了冏。

我好像忘記就算時鐘上顯示的是凌晨一點,對我的身體來說還是凌晨四點...我已經到了無法無視時差的年紀了嗎?

這次有一半是睡眼惺忪地在飛機上翻的,另一半是在床上翻的(所以才會不小心翻到睡著(默...)) 所以有些奇怪的地方是因為我的腦筋在強烈的睡意之下工作所造成的。

不過我這次的註解還是很認真的!(握拳


還有就是就是阿...我讓我媽陪我一起看YOI了呢!雖然只有第一集....

第一集的作畫還是很精美的,我媽這個圈外人都感受到了,她一看到花滑的場面就說「這到底是要怎麼畫?」讓我好高興XD

還有最後維克多的裸體,我一直很緊張她的反應,畢竟她姑且還算是個保守的家長,可是她連驚訝的表情都沒有!(好啦我之前有跟他做過心理建設,but still)

我跟她說我不知道該不該推我爸坑,因為我不確定我爸對男性裸體有什麼反應,她給我翻了個白眼,說「那有什麼關係,男生在對方面前裸體不是很正常的嗎?」

我:(´⊙ω⊙`)

就衝著這句話,我爸來之後我一定要讓他陪我一起看


我知道我最近都沒有回覆,但是我真的每一則都有看過,等我還完別人人情債後我會盡量彌補的。

如果有任何意見,指教,閒聊,問候,吐槽都還請在下方留言,我知道我很失職,但是我還是厚顏的拜託你們了。

我準備在下一章完結

那麼,我們到時候見 :)






评论(19)
热度(117)

© Amand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