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da

品味奇特的三流翻譯,催更有效,歡迎勾搭

[翻譯]Accidentally Seductive (2)

原文  關於授權

#還是和以前一樣,全部的錯都是我的錯,全部的美好都是原作的美好。

#不管任何時候都歡迎修正翻譯唷!

#其實只有1100多個字,我的flag打八折看就好了QAQ

#註解之後再加系列

=============================

「勇利在滑Eros的時候顯然跟平常不太一樣,」尤里奧在伸展的時候提到,他一隻腳跨在他前方的板凳,另一隻劈在身後的。(注1)

 

維克多靠在置物櫃上看著金發男孩。勇利則在冰上練習一些基本的後內點冰跳。當他搞砸了一個四周跳、摔到冰面時,維克多的臉抽動了一下,勇利立刻從冰上爬起來,繼續嘗試。他的毅力真是值得讚賞。

 

「沒錯,」維克多答道。「你也應該朝這個目標努力。」

 

「我不是那個意思。」尤里奧嘲弄的笑了一聲。「我是說…反正就是不一樣。」

 

不知怎的,維克多居然知道他在講什麼,但是他才不會承認。

 

「不一樣?」

 

「就好像他不只是在想像Eros是什麼。」尤里奧止住話頭。「我也不知道,管他的」他又補了一句(注2)

 

「他真切的感受到了Eros,」維克多告訴他。

 

尤里奧大笑。「你真的以為那隻豬在滑的時候想的是豬排飯嗎?看來你對你學生的了解也不過如此而已,尼基弗洛夫。」

 

維克多不太確定要怎麼回答。這時,勇利朝他們滑過來,手指擰在一起。

他今天穿的是件藍色的外套—他從來沒看過的這件,維克多注意到—還有他常穿的黑色運動褲。當他的眼睛對上維克多的那一瞬間,他笑了起來,維克多毫不猶豫的回他一個微笑。

 

尤里奧誇張地翻了個白眼。「你們兩個真的超噁。」

 

「什麼?」勇利朝他眨了眨眼,無辜地問道。

 

「算了。」

 

 

~

 

 維克多不確定該怎麼繼續他的實驗。他想過了所有可以見到一個清醒的、沒有在滑冰的勇利#1—他學生放蕩的另一面—的方法。

 

他為自己的行為找了個藉口:如果他可以讓那個比較自信的勇利更常出現的話,這可能會對他的賽前焦慮症產生一點幫助。(注3)

 

但是如果要維克多誠實的說,這絕對不是他最一開始的目的。

 

維克多喜歡學習新的、有關勇利的知識。他喜歡花時間去了解他所有的人格、他每一個為他的五官增添光輝的微表情的意義。這就好像是他發現了一個新的熱忱,並且迫切的想要知道更多。他不斷地想要新的資訊,真相,以及細節。(注4)

 

 (他不想要用「著魔」這個字)(注5)

 

(不過如果這可以適當的形容這個現象的話…)

 

維克多想要成為「勝生勇利」這個領域的專家。

 

他想要主修這個課題,想要收集這個在很久之前用一個火熱的視頻帶給他靈感的男人的全部資料。好吧,其實也不是那麼久之前,不過至少他覺得那已經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他可以很輕易的把他的人生分成兩個階段:勇利前和勇利後。


他明顯更加的偏愛其中一個選項。

 

「所以你們兩個在一起了嗎?」

 

維克多目光呆愣地看著尤里奧。「你說我們兩個…?」

 

尤里奧正盯著自己的指甲,臉上掛著一個「我想裝作我不在乎的樣子不過我好像有點真的挺在意」的表情。維克多實在是太了解他了,他才不會被這個表情騙過去。


「我想應該沒有,你們兩個都太蠢了。」

 

「我跟勇利?」維克多皺眉問道。

 

難道尤里奧知道什麼他不知道的事嗎?

 

「沒錯,你這白癡。」尤里奧抱怨道。「說真的你都沒注意到嗎?每次你們兩個看向對方的時候我都想吐。」

 

「我不知道你在講什麼。」

 

尤里奧只是咕噥了一些意義不明的東西。

 

================================

注1:

他一隻腳跨在他前方的板凳,另一隻劈在身後的。

one leg on the bench in front of him and the other out behind him.

這是在描述動作,我翻的大概沒錯,但總是很彆扭,誰可以幫我修一下嗎?


注2:

我原本翻:

「就好像他不只是在想像Eros是什麼。」尤里奧似乎不想再說下去。「隨便啦,我也不知道。」

“Like he’s not just imagining Eros.” Then Yurio seems to catch himself. “I don't know. Whatever,” he adds, qualifying his statement.


catch himself是一個片語,就是阻止自己再說下去的意思喔

he adds, qualifying his statement 我沒有翻,總覺得翻下去之後整句都變的怪怪的。

這裡的qualifying不是指「使有資格」的意思,而是「修飾」的意思。


Update:

止住話頭...這種高深的字已經在我的腦海裡被刪除了,一切感謝下旬大的提醒,最後那句我參考下旬大的建議提出了修改,意思跟原本還是不太一樣,但是至少有接近而不是完全消失了。


注3:

這可能會對他的賽前焦慮症產生一點幫助。

it could potentially help his poise before competitions.

這句有點意譯,poise是「做好準備」或「鎮定」的意思。但是這樣直接塞進句子裡有點怪,所以最後決定意譯。還是希望有不失原文意味的版本呢。


注4:

我原本翻:

他不斷地想要新的資訊,細節。

a constant craving for new information, new facts, details, figures.

這裡有漏翻

new facts是指新的事實(這是隨便直翻的看起來很生硬),figures有很多種意思像是「體態」「人影」之類的,把這兩個詞丟進這個羅列裡面看起來就很怪,所以最後還是沒放進去。有誰有更好的建議嗎?


Update:

讚嘆下旬大,我把「實情」丟進去相似字字典之後出現了「真相」這個字,看起來十分自然,真是太好了。

figure...我還是沒有放進去呢,因為怎麼看都怪怪的。


注5

我原本翻: 

(他不想要用「入魔」這個字)

he doesn't want to use the word "obsession"

obsession我翻成這樣其實我很不滿意,他有狂熱,偏執的意思,其實我的候補翻譯裡面有「勇利廚」這個意譯,而且我還挺喜歡的,就是怕會畫風不符,所以最後還是沒放。


Update:

哈哈哈著魔確實比入魔OK多了,入魔看起來好像在讀修仙小說...

================================

譯者碎碎念:

這章有點過渡性質...不過下一章就是勇利撩維克多那段了,那段會有點長,而且我快被咖啡店趕出去了所以就先這樣吧...

我看看可不可以再去找一家咖啡店繼續翻?我家也有網路,可是我真的不能在家工作,所以今天是我搭了30分鐘的捷運到市中心逛街順便翻譯的冏。

這章其實有一句我沒翻出來,註解我會盡快生產出來的。

我只用一天就調好時差了,請稱呼我為「強者Amanda」(其實是「永遠在熬夜」Amanda)

台灣好溫暖,可以穿短袖真好,珍奶好好喝。

好了,我要去街上流浪了,希望可以待會見


Amanda



评论(34)
热度(155)

© Amand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