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da

維勇三流翻譯,很好勾搭。叫我Amanda就行了:D
噗浪:https://www.plurk.com/Enlighteness
Ask.fm 提問箱,任何問題都可以問
https://ask.fm/Enlightenor

[翻譯] Rock, Paper, Scissors (上)

原文地址

關於授權

下一章

###R-15###

#有錯都是我的錯

#喜歡的話去給作者按小心心吧

#這到底是維勇還是勇維我也說不清楚,如果造成不愉快請立刻跟我說,我會改Tag

#3:33am補上註解!

=================================

就跟他們所做的大部分事情一樣,家事最終成為了勇利跟維克多之間的競賽。如果有一個人把碗盤擺進洗碗機裡面,另一個就會衝出去倒垃圾,試著在最後一個盤子被擺進去之前回到家。洗衣日則由勇利整齊的摺衣技術對上維克多飛速的晾衣技巧。兩個人還會打賭到底是誰擦窗戶擦得比較快還有誰可以刷廁所刷的比較乾淨。這是一個把家裡保持乾淨的好辦法,而且他們非常享受和對方一起做家事。

 

吸地板的時候例外。

 

兩個人打從一開始就不特別喜歡吸地板,但是當他們意識到馬卡欽怕那個聲音怕得要死的時候,事情就變得更糟了。

 

當那個惡魔機器被啟動的時候,他們最毛茸茸的家庭成員就會逃也似的衝到衣櫃間裡,至少要花二十分鐘的時間賄賂她才肯出來。就算她出來了,她還是會瑟瑟發抖,需要很多很多的擁抱,兩人其實都不在意抱抱她,但是他們最初就痛恨讓她受到驚嚇。

 

勇利對於維克多為什麼會到現在才發現馬卡欽很怕吸塵器這件事抱有疑問,後來才知道在勇利搬進來之前他一直都有請女傭。勇利對此翻了個白眼,提議兩個人輪流在吸地板的時候把馬卡欽帶出去散步。這看起來是個簡單的解答,直到維克多不斷的想方設法去當遛狗的那一方。

 

三個星期以來維克多不斷的想出各種稀奇古怪的理由來證明為什麼他必須要是遛狗的那個,勇利終於受夠了。於是,勇利提出了一個新的辦法來決定誰來遛狗誰來打掃。那是一個他和真利小時候玩的遊戲,規則簡單,方法也很簡單。同時那也是一個勇利非常、非常擅長的遊戲。

 

勇利猜拳會輸的情況極其罕見,而他善加利用了他自己的這個天賦。就連維克多可愛的噘著嘴把吸塵器拖出來的模樣都無法停止勇利這麼做。

 

和馬卡一起散步,就算是在俄羅斯刺骨的空氣裡,都比在家把整個公寓都用吸塵器吸過一遍好的多。

 

每一次的勝利都非常的甜美。

 

有一次勇利故意放水,原因是因為他聽到維克多喃喃自語的說道要換一個新的遊戲,他還沒有打算要放棄自己在這場戰鬥裡的優勢。那次維克多高興的從公寓出發,馬卡欽敏捷的奔跑。維克多開始傳給勇利一條又一條的簡訊。

 

「外面好美!」叮的一聲傳來了第一條簡訊,讓勇利滑稽的對著手機螢幕吐舌。

 

 第二條簡訊伴隨著一張馬卡欽追逐小鳥的照片。「要是你也在這裡就好了!」文字是這麼說的,使的勇利翻了個白眼。

 

「你在忽略我嗎?勇利?」維克多的第三條簡訊裡包含的傷心顏文字的數量讓勇利冷哼了一聲。

 

「你還沒弄完嗎?」他可以從這些字裡聽到維克多的哀鳴聲。

 

「如果你一直發簡訊給我我怎麼可能掃的完。」勇利確認自己有打出一個眨眼顏文字好讓維克多知道他是在開玩笑的。

 

「抽空回我簡訊是你的錯欸!」維克多的簡訊裡包含了好幾個眨眼跟一連串的金色愛心。勇利把手機關掉丟到沙發上。

 

二十五分鐘過後,他那過分誇張的未婚夫越過門、跳到坐在沙發的勇利腿上。「你都沒回我簡訊!我還以為你死掉了以後吸塵器把你給吸進去了。」

 

勇利喝著他的茶嗤了一聲。「我是把我的手機關了免得被你分心!再說吸塵器要怎樣才能把我吸進去?」他輕撫維克多埋在自己大腿裡的頭,仍然為他戲劇性的行為竊笑著。

 

他們的好朋友沒過多久就發現了他們的猜拳比賽。披集在他的部落格上鉅細靡遺的記載了這件事,做了個計分表,準備經常更新戰況。克里斯對他們之間的遊戲的貢獻比較私人。在維克多抱怨勇利作弊後,克里斯安慰他說勇利不可能有讀心術。一週後,一個上面寫著「給我最喜歡的可愛的笨蛋們」的包裹出現了。勇利堅信那是尤里奧寄來的,所以當他發現那是那張有克里斯署名的卡片時還是有點失望。(註1)

 

 

箱子裡裝的是被精心印製的表格,勇利和維克多的名字下各有一列,還有一大捲的貼紙。準確地來說,是金牌的貼紙。那裏面至少有一百張表格。勇利小心翼翼的把第一張貼到冰箱上,同時維克多正打電話衝著他的摯友大吼大叫。勇利輕聲的笑著把箱子塞到冰箱上方,把那捲貼紙掛在他們掛鑰匙的鉤子上。

 

兩星期之內,勇利那邊的表格就已經滿了。維克多的那邊則有一張貼紙跟孤島一樣的晾在那兒。尤里奧站在冰箱前面,表情陰沉。

「你們兩個白癡,這到底是什麼鬼?」他一個大拇指指向表格,回頭向勇利,以及正在擺放晚餐餐具的維克多怒目而視。

 

維克多喃喃自語,目光死死的瞪著桌子。

 

「你說什麼,寶貝?」勇利戳著維克多的肩膀咧嘴而笑。他的笑容是邪惡的。

 

「爛表格,」維克多咕噥道,聲音裡充滿著酸味。「剪刀石頭布,爛遊戲。」他重重的把叉子放到桌上。勇利笑到發喘。

 

尤里奧搖頭,想著一開始他到底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

 

勇利:10,維克多:1

 -----

「我們還要繼續下去嗎?」維克多的下唇已經噘到讓他講的話都模糊了。「這已經不好笑了,」他盯著自己踏在地上的腳。比起一個成年人,他看起來更像個小孩。

 

拿著貼紙捲的手停了下來,勇利像他的未婚夫挑眉。「如果換你贏的話這遊戲會變的比較好玩嘛?」他把一個貼紙撕下來,沒有立刻貼到表格上。(註2)

 

「不會,」維克多重新思考了一下,「會!」勇利的笑聲讓他更加的義憤填膺了。「你出去之前可以親我一下嗎?」維克多蹭到勇利的脖子上,嘴唇朝上。而比起一個吻,他的嘴唇和貼紙黏黏的那一面做了接觸。

 

「你不是說你想親金牌嗎?」勇利得意洋洋的大笑。他抓著馬卡欽的狗繩,輕快的出了門,看起來對自己的笑話十分自豪。(註3)

 

當勇利帶著冰淇淋回家時,維克多還在苦澀的咕噥著。「我真不敢相信你這麼做!」維克多把吸塵器關掉,在勇利把冰淇淋放到桌上的時候才又柔軟了下來。

 

勇利坐在沙發裡,回頭給了維克多一個眼神。「說真的,這都是你自找的。」他嘻嘻哈哈地回嘴道。

 

「我知道,」維克多大喊,手一邊把電線狠狠的纏在吸塵器上面,試著把那台機器給勒死,一勞永逸。

 

勇利:34,維克多:2

 -----

「您中途回歸賽季、卻還能再次站上高峰,這實在是太了不起了。」(註4)

 

維克多隨著記者的話頷首,臉上微笑的看著在另一頭接受採訪的勇利。他的金牌得意的掛在胸前,銀色的那枚則明晃晃的掛在勇利身上。他曾經想像過他們兩人作為一對情侶站在頒獎台上,現在他對兩人一同獲勝感到狂喜不已。「嗯…滑冰對我來說就好像騎腳踏車一樣。突然回到競技等級的強度比我想像中還要簡單一些。」他微笑的同時,勇利走到他身後。

 

「你好,丹,」勇利招呼了記者,勾住維克多的手臂。「說到技術,你有問維克多他猜拳的技術嗎?」

 

維克多狠狠的嗆了一口水。勇利笑著在他的臉頰上一吻後走開。

 

家裡的冰箱上,比數是這麼說的:勇利:89,維克多:2

 -----

當維克多終於受夠了勇利和他的表格的時候,他把表格從冰箱上扯了下來,丟到垃圾桶。勇利淡淡的貼上一張新的,一如既往地把此刻的分數寫到表格下方。他轉身看到維克多在抽屜裡翻找著,他抬起頭來臉上帶著勝利的表情,手裡拿著一副撲克牌。

 

「不如我們換成抽牌吧,」維克多提議道,把牌從盒子裡抽出來,開始洗牌。「點數最高的去遛馬卡欽,最低的去吸地板。」

 

「不用,沒關係,」勇利看著牌從維克多的手裡散落到地板上,哈哈大笑。「我喜歡我們的現行制度。」他從容地走出房間,咯咯的笑看維克多發狂似的把牌從地上撿起來。

 

勇利:132,維克多:2

 -----

勇利和維克多之間的競賽隨著賽程的放鬆變得更加如火如荼。他們沒有地方可以發洩那些能量。他們開始想辦法在家裡弄出更多的比賽,那包含追加他們在家事方面的賭注。吸地維持剪刀石頭布不變,其他的家事也開始有了各有各的遊戲。

 

一次練習之後,他們飛速的回到了公寓,身體因為一整個下午練習雙人滑靠太近而燥熱著。維克多把他的鞋扔到地上,拉著勇利往臥室走。「誰先射誰就要洗一星期的碗!」

 

「什麼?」勇利大叫,快速的切換到Eros模式。他一把抓住維克多,把較為高大的男人丟到床上。「好啊,來啊。」他爬到他身上,用熱烈的親吻堵住維克多想要反悔的話語。

 

尤里奧震驚的站在公寓門前。「什麼鬼?」他尖叫。「為什麼我會答應要來這裡?!」他把門甩上,坐在走道,把耳機塞到耳朵裡把音量一路調到最大。他狠狠的發簡訊給貝卡,他生氣的打著,「我發誓如果我有兩顆子彈,而且和這對笨蛋,JJ,還有我那一整群瘋狂的粉絲卡在一個房間裡,我會選擇對這兩個白癡開槍!」

 

「維克多和勇利?」貝卡回道。

 

就是這樣!」尤里奧回信,當公寓裡的聲音入侵到他的耳裡時,他的手機掉到了地上。

 

勇利:147,維克多:2 加上洗一星期的碗

 -----

這個復仇是他應得的,尤里奧站在冰箱前面這麼告訴自己,手裡拿著一卷貼紙。他們讓他遭受了一輩子份量的噁心,而就他所知,這一切都是豬排飯的錯。在勝生來到這裡之前,維克多一直都是個喜歡吹牛皮的傢伙,但是這個沉浸在愛河裡的令人作嘔的維克多比原來的還要糟糕一千倍。尤里奧把貼紙撕下來,小心的把它們一張又一張的貼到勇利噁心的表格上。對自己感到滿意之後,他從公寓裡溜出去,鎖上門。

 

勇利:148個銀牌貼紙,維克多:3(還是金牌)


===========================

註1:

Yuuri was convinced it was from Yurio, only slightly disappointed to find the card from Chris inside.

原本翻:勇利堅信那是尤里奧寄的,所以當他發現裡面裝有來自克里斯的卡片時十分失望。

only slightly disappointed 我想是在說反話,但是這是根據我不太可靠的記憶,我不太確定,有誰知道的話可以麻煩告訴我一下嗎?(合掌#


把自己原本的理解加上眠楊大的版本做了一次融合,好像比較好了?

註2:

Would it be fun if you were winning?

原本翻:如果你贏的話會比較好玩嗎?

這句我想我的翻譯是對的,但是我覺得那段我看不太懂,所以有點疑問,有誰有不同的解釋呢?


後來在sheep大的建議之下有稍做調整,希望會比原本的更清楚


註3:

原本翻:勇利得意地哈哈大笑。他抓著馬卡欽的狗繩,輕快的出了門,看起來對自己的笑話十分自豪。

Yuuri chortles as he grabs Makka's leash and waltzes out of the front door, seemingly very proud of his own joke.


chortle 是我的生字,意思是「得意的大笑」長知識了

waltz through:是一個片語,我第一次翻錯了,為了寫註解才進行查證的...意思是「輕而易舉的」我把它延伸成「輕快的」不知道好不好。


哈哈我一開始讀自己的翻譯總覺得哪裡怪怪的,sheep大的版本提醒我還有「得意洋洋」這個字這樣應該比較好


註4:

"It is very impressive that you returned to the skating season halfway through and still managed to place at the top of the podium."

原本翻:在賽季之中突然回歸還可以站到領獎台的最高點真是太令人驚嘆了。


這句翻譯沒什麼問題,但我覺得有點太文謅謅了,跟剩下的文風不符,誰可以幫幫我嗎?


impressive理論上是「印象深刻」的意思。把他延伸成了不起應該不算太誇張...吧?

還有sheep大的句型比我原來的好兩萬倍,不愧是中文有底子的人


===================================

譯者碎碎念:

這是我最不貼近原文的一次翻譯了,會做這樣的改動是為了更接地氣(?)我也不知道這樣做到底好不好,你們覺得文章有比較順嗎?

昨天吸地板這個詞意外引發不少討論XD我覺得好好玩。看起來用繁體字的朋友蠻多都使用這個字的,真是有趣。

大概可以明天見吧?


Amanda

评论(37)
热度(179)

© Amand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