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da

維勇三流翻譯,很好勾搭。叫我Amanda就行了:D
噗浪:https://www.plurk.com/Enlighteness
Ask.fm 提問箱,任何問題都可以問
https://ask.fm/Enlightenor

[翻譯] Puppy Love (2)

原文地址/授權

#第一段

#有錯都是我的錯

#註解君好久不見

===================

「過來,過來,」維克多拍著大腿說道,鼓勵勇利跨過公寓的門檻。

 

勇利聳拉著尾巴躡手躡腳地進了門,環顧一下四周。房間很簡潔時尚。昂貴。其實一想到維克多有多少贊助這並不令人驚訝,但是勇利覺得不太協調。

 

他現在正處在維克多‧尼基弗洛夫的家裡這件事是難以想像、不可置信的,所以當維克多前去摸摸他的頭的時候,他完全沒有預料到。他往後猛的一縮。

維克多舉起雙手,往後踏了一步,給他一點空間。

 

「我有很多狗狗的東西,應該今晚就都可以弄好了。」他柔聲說,走去把門關上。勇利走進去開放式的廚房裡,發現地板上擺著空著的狗碗。

「我就是沒辦法把馬卡欽的東西丟掉,但現在看來這是件好事,對吧?」

 

維克多脫下外套,走到冰箱,在經過勇利的時候保持著長長的距離,給予他空間。(註1)

 

「我來給你找些吃的吧。」

 

維克多花了長的誇張的時間準備他的食物。

勇利在這個角度看不到他從冰箱跟食物櫃裡拿出了什麼,但是維克多似乎在做一些非常正經的東西。(註2)

他已經開始覺得興奮了。

 

「Tada!」維克多說道,把寫著馬卡欽名字的碗在他面前放了下來。

 

勇利看著他的晚餐。他看到米飯,豆子,一點點肉,以及某種黏膩潮濕的狗食,上面還灑著裝飾用香菜,在其他的場合看起來會很可愛。

 

胃裡一陣翻攪,勇利退走,爪子在地上滑動。

就算他真的很有食慾,像隻動物一樣吃著狗食這種事對他來講還是太難以負荷了。

他發出了代表著噁心的聲音,舌頭吐出。(註3)

維克多把碗移開。

 

「你不喜歡嗎?這是馬卡欽的最愛,」維克多道。勇利抬頭看向他,但是立刻又移開了視線,因為維克多的表情讓他覺得就是一隻舊靴子他也會把它吞下去。

 

一陣熟悉的恐懼再度上湧。

 

這難道就是勇利今後的人生了嗎?

他會不會一輩子就在偶像的廚房地板上吃飯?

他會不會再也不能滑冰了?

他的家人怎麼辦?他們大概會以為他拋棄他們了。

 

然後一個恐怖的想法讓他的血液冰冷。

 

他會不會再也不能吃豬排飯了?

 

世界開始變得模糊。

 

「嘿,嘿,怎麼了?」維克多說道,在隔著他幾步之外的地方蹲了下來。

 

勇利發現自己在哭,但是不是平常的人類的那種哭法。 小聲的嗚咽聲從喉嚨裡發出,他全身都在顫抖(註4)

 

「沒事的,」維克多是如此真誠地說,好像勇利的人生還是好端端的一樣。「那食物真的有這麼糟嗎?我保證你跟我在一起很安全,我不會讓不好的事發生在你身上的。」(註5)

 

維克多的聲音裡有著某種甜蜜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的舌頭捲動的方式就好像他是在說古文,就好像那些詞語是為他而設計的。

 

勇利對上他的眼睛。

 

「就是這樣,」維克多安慰道。「一切都會沒事的。」

 

他的話語不應該對勇利造成這麼大的影響的,但是他發現自己的心跳正恢復平緩,內心的恐慌正漸漸放鬆。

 

「不如我們跳過晚餐去看電視吧?以前馬卡欽超喜歡看電視的。」

 

維克多踩著輕柔的步伐越過他走向沙發。

 

勇利緊張的接近。他在一個安全的距離外停了下來,坐在他的後腿上。

 

「上來這兒,甜心。」維克多說,拍拍他旁邊的位子。

 

勇利沒有動。

他恨死了維克多在不知道他的真實身分的情況下被迫這樣寵愛他,歡迎他到自己的生活裡。這讓勇利覺得很詭異。

而且維克多所說的「甜心」在勇利的耳裡聽起來絕對跟維克多所指的意思不一樣。

 

「來嘛,」維克多再度嘗試,他真誠的表情閃爍。「拜託?」

 

勇利堅持坐在原地。

維克多的臉沉了下來,一種更深沉的傷心一閃而逝。

 

勇利的決心開始動搖。

他永遠也不想看到維克多不開心的樣子。那不適合他,那玷汙了勇利喜愛的無憂無慮的美。

 

一個深呼吸,他跳到沙發上在扶手旁縮成一球,盡可能的離維克多遠一點。

 

維克多伸出手摸摸他,但是當勇利緊繃的時候就停了下來。他手握拳,放回大腿上,眼裡的光變得黯淡。

 

為了讓自己不要專注在維克多的那種樣子上,勇利開始打量周遭。維克多的公寓很冰冷,沒有裝飾。裡面沒有家人朋友的照片,沒有雜物。沒有除了自己以外的人生活過的痕跡。

 

家裡面的藏書量十分可觀,但是沒有勇利印象中他贏過的獎牌獎盃。他發出一聲咕噥,納悶他是不是把那些東西都丟了,反正到了他這種程度勝利大概已經對他無所謂了。

 

「如果馬卡欽還在的話他一定會很喜歡你的,」維克多低聲說道,打斷了他的思考。在他認真看過這間公寓之後,他可以看到很多馬卡欽的痕跡。電視旁邊有一箱狗玩具,一張狗狗專用的床,門邊還掛著遛狗用的繩索。

 

勇利想要安慰他,但是又壓住的自己的渴望。

他想到不斷在等著他的小維,還有那聲從來沒有被說出口的道別,他自己也感受到了那種哀悼的刺痛。

如果事情不是這樣的話,或許他們可以互相談談他們共同失去的東西,但是這就跟其他事情一樣是不可觸及的夢想。

 

一會兒過後,維克多似乎接受了勇利不會再靠的更近的事實,於是他選了一部電影開始播放。

勇利不禁好奇維克多的生活是不是一直都是如此的。他有朋友嗎?有沒有除了滑冰以外的興趣?有沒有家庭?

維克多有可能是孤獨的這個想法和勇利心目中的他的形象產生了不愉快的衝突。維克多一直以來都是外向的,有魅力的,或者至少在公眾面前是如此。那跟現在的他看起來不像是同一個人,他眼前的人眼睛十分柔軟,脆弱蒼白的脖頸從襯衫中顯露而出…

 

勇利強迫自己移開視線。

 

聽著影片發出的背景噪音,勇利開始恍神,一整天的疲勞讓他的身體越來越沉重。

 

當維克多說「睡覺時間到了,」的時候,勇利嚇到從沙發上跌下去。他抖了抖自己的身子,忽視維克多充滿興味的笑聲。他朝著他的狗窩前進,維克多阻止了他。

 

「噢,不要,別睡在那裡。過來床上和我一起睡嘛。」

 

一陣緊繃竄過他的身體。

 

床上?和維克多?

 

勇利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困在某種奇怪的夢裡,在他的大腦看了太多狼人漫畫之後製造出來的產物。

 

但是他記得維克多那個時候的表情,失去馬卡欽的傷痕是如此深沉明顯。他可以感受到維克多的孤獨,跟他自己的是那麼相像。

 

隨著一陣嘆息,他垂著頭,跟著維克多進到他的臥室裡。一踏進門,維克多拍了拍床,想讓他跳上去。勇利沒有動。

 

當維克多放棄,走進去廁所之後,勇利在房間邊緣的一角趴了下來,盡可能的離床遠一點。

 

「你在那裏幹嘛?」維克多回來的時候皺著眉說道。有一瞬間,勇利擔心他是不是又會把他抱上去,但是維克多就放任他窩在那兒。

他嘆息著躺進他的床,背靠枕頭,拿起一本書。

 

勇利閉上眼睛假裝在睡覺。一陣沉默籠罩了兩人。地板很硬,但是他已經累癱了。當維克多講話的時候,他正準備要睡去。

 

「我很高興你來到這裡,」勇利的眼睛睜開的時候正好看到一滴眼淚落下維克多的臉頰,他立刻就把他擦掉。

 

維克多似乎不打算再說些什麼,因為他打開他的書開始閱讀。當勇利看著他的時候,他對維克多的認知又新增了一些。

勇利對維克多有各式各樣的想像,但是難過卻從來不是其中之一。

 

他當然清楚維克多跟他的貴賓狗關係有多親近,但是維克多給人的感覺實在是太過高高在上了,悲傷這種東西似乎跟他一點也扯不上關係。比起人類,他更像是個神。看到他人類的一面的衝擊實在是太大又太衝突了。

 

儘管勇利很累,但是他仍花了一會才沉沉睡去,翻書的聲音最終引他進入夢鄉。維克多的存在比他想像中的還能帶給他平靜。如果他還是人類的話,勇利會很緊張地想要說些話或者是帶給他驚喜,但是現在他是一條狗,他不需要擔心這些事。這是他唯一能想到成為一條狗的好處了。

 

他希望這條詛咒並不會永遠持續下去,不過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他覺得自己現在在的地方就是最好的了。維克多是他認識的人裡面最忠實的狗派人士。(註6)

===================================

註1

在經過勇利的時候保持著長長的距離,給予他空間

keeping a wide berth between them as he passes.


berth比較像是安全距離的意思,但是那樣翻總覺得維克多怕被狗咬...恩...


註2

維克多似乎在做一些非常正經的東西

Victor seems to be preparing a veritable feast.

veritable是名符其實的意思,正經好像有點怪,但是我也不想翻成什麼「名符其實的食物」之類的東西啊哈哈

feast我覺得翻成盛宴有點太浮誇了,不適合中文,所以就變成那樣了。


註3

他發出了代表著噁心的聲音

He yacks

yack大家應該有聽過,就是作嘔的時候會發出的那種聲音...我好像翻得有點饒舌?

(其實他還有喋喋不休的意思,我今天才知道)


註4

原本翻:

小聲的,尖銳的嗚嗚聲從喉嚨裡發出,他全身都在顫抖

Small, high-pitched keens are coming from his throat,


high-pitched keens 我翻成這樣不太對,但是我也想不出更好的了

他的意思比較像是「高頻率的哀鳴.....?」


#中文跟不上英文的典型哈哈哈,沒有sheep大我還不知道嗚是高音的擬聲啊

改成這個樣子不僅更精準還更通順了呢!


註5

原本翻:

維克多非常真誠地說道,好似勇利的人生並沒有被摧毀一樣。

Victor says like he means it, like Yuuri's whole life isn't ruined. 


says it like he means it 應該就是「認真的這麼說」的感覺吧

後面那句很英文,你們有可能會看不懂,但是我也不知道他的Chinese equivalent是什麼


後來按照sheep大說的修了一下,好像比較順了


註6

維克多他知道的人裡面最愛狗的。

Victor is the biggest dog person he knows.


dog person我翻成這樣好無趣阿,大家有什麼更好的詞嗎?


果然狗派還是最合適的嗎?

狗奴有點不符合文風所以還是換成這種比較正式的字了啊哈哈

===============================

譯者碎碎念:

註解本來想寫多一點的但是我電腦快沒電了阿哈哈

跟你們想像中的狗狗文是不是不太一樣?有點憂鬱的感覺呢,但是我覺得還蠻細膩有趣的.....吧?

翻到現在連1/3都沒有我有點慌,中文已經快6000字了我到底翻出了什麼東西啊?

明天我爸就要回來了更新可能會減緩,因為那樣我就不能再每天跑咖啡廳了

台北的咖啡廳都好棒好有特色我好喜歡,尤其台大師大附近有一堆很有趣的,為什麼我不是念這兩所學校呢?要是我學校附近有這麼多好玩的東西我的GPA一定4.0阿阿阿阿(崩潰#






评论(19)
热度(145)

© Amand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