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da

維勇三流翻譯,很好勾搭。叫我Amanda就行了:D
噗浪:https://www.plurk.com/Enlighteness
Ask.fm 提問箱,任何問題都可以問
https://ask.fm/Enlightenor

[翻譯] Puppy Love (5)

原文地址/授權

#第一段 第二段 第三段 第四段

#有錯都是我的錯

==========================

接下來的幾個小時,勇利都在痛苦當中。他在公寓裡轉著圈,哀鳴著,爪子跟地板發出喀拉喀拉的聲音。他知道他該去舞會,他也知道人們會對他這個沒膽去參加舞會的難堪敗者說什麼難聽的話。

 

但是這些煩惱沒有一個比的上維克多會帶個男人回家。

維克多一定不知道他自己有多麼的完美、天才、又善良,因為不可能有人會不回他的電話或拒絕他。

 

一陣不熟悉的渴望在他內心裡膨脹。他有一個陌生的、強烈的想要咬東西的渴望。這不是他第一次有類似於犬類的慾望,但是沒有一次的像這次這麼強烈。

 

他不想摧毀任何維克多的東西,但是他擔心如果他再不咬些東西的話他就會瘋掉。

 

勇利來到了放馬卡欽的玩具的箱子,把他的一個看到的東西咬出來:一隻狐狸娃娃,咬下去還會發出聲音。他把它放到客廳的地毯上,實驗性地咬了一口。

 

一絲絲的冷靜如同電流般竄過,消去了一些焦躁。玩具的吱吱聲就好像在嘲弄他一樣,但是卻使的每一次的咬下帶來更多的滿足。他似乎越咬越上癮。

 

當他聽到鑰匙轉開門鎖的聲音的時候,勇利已經完全沉浸在啃咬他的玩具之中。直到門被打開之後,他才發現他已經被破碎的棉花和一堆人造毛包圍。

 

勇利的眼睛緊緊的鎖在維克多身上,身體癱瘓不能動。有一部分的他對於看到維克多獨自一個人回家感到慶幸不已,但是他無法忽略他的西裝是如何歪歪斜斜的掛在身上,眼睛低垂,下方還掛著陰影。

 

「勇利?」他呼喚道。

 

當維克多地毯上的勇利身旁環繞著絨毛娃娃的碎片時,他猛的停了下來。

 

在一個漫長的、緊繃的瞬間,他毫無反應。

 

然後一聲「不」隨著一聲低喘發出,維克多大步踏向他。

 

勇利試著往後退去,但是他的雙腿仍然不在他的掌控之下。他踉蹌著,背部撞到椅子上跌了個四腳朝天。

 

維克多甚至連理都不理他。他跌坐在他的膝蓋上,手裡拿起那隻狐狸的殘骸。

 

勇利除了盯著他以外什麼也做不了。他驚恐的看著維克多傷心的眼睛滿溢著眼淚。

 

「你只是不曉得而已,」維克多道,聲音破碎。「這不是你的錯,是我的、我…」

 

勇利被驚到了。他預期的是怒火,或許甚至是懲罰。勇利知道他毀了一件維克多永遠也拿不回來的東西,但是,儘管在痛苦之中,維克多仍然是溫柔、寬恕的。勇利對他的印象再次發生了改變。

 

雖然他不想太靠近維克多,但是勇利必須得做些什麼。

 

他慢慢的、慢慢的站起來,靠近他,他的耳朵向後捲去,尾巴夾在兩腿之間。他想要擁抱維克多,但是他不行,所以他只好選擇把頭靠在維克多的肩膀上。

 

維克多的身體放鬆了下來,他發出一聲嘆息。

 

「這是他最喜歡的玩具,」維克多低聲道,使勇利被罪惡感淹沒。「但是他…如果他在的話他會讓給你玩的。」

 

維克多吸了一下鼻子,伸出雙臂抱住勇利,然後把臉埋在勇利的脖子裡。一陣溫暖刺痛了他。

 

維克多聞起來像是雪和一點點古龍水的綜合,還有某種非常特別的味道。這個味道盈滿了勇利的狗鼻子,他顫抖了一下。

 

維克多鬆開他。

 

「對不起,我知道你不喜歡被摸 ,」維克多道,他站起身來,用手背擦過鼻子。「你想不想先去散個步再睡床上?」

 

勇利用鼻子蹭了蹭維克多的手掌。

 

那晚,勇利沒有睡在地板上。他看的出來維克多很低落,所以在維克多叫他的時候他就乖乖地跳到床上。但是他還是卷縮在遙遠的床邊,幾乎快要掉下去。

 

勇利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往前邁進了一步,還是其實只是他放棄抵抗了。

=================================

譯者碎碎念:

我記得我剛開始的時候說過前面會有一點虐,但是我發現其實通篇2/3都是胃痛劇情, Oh well (被揍#)

最近好像很忙又好像沒有,有點找不到獨處的時間,所以更新才會這麼慢。

這篇翻的有點怪怪的,你們會不會這麼覺得呢?


评论(7)
热度(121)

© Amand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