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da

品味奇特的三流翻譯,催更有效,歡迎勾搭

[翻譯] Puppy Love (6)

原文地址/授權

#第一段 第二段 第三段 第四段 第五段

#有錯都是我的錯

#註解!!!

#過半了!!!!!!

#下一章大概會挺精彩

=========================

當勇利隔天早上起床的時候,他仍然是隻狗。他喪失了更多希望。

 

但是,他不想屈服在絕望之下,就算是為了維克多也好。(註1)

 

維克多很低落,或許是因為他跟他暗戀的男人約會並不順利。而一方面儘管勇利不能說他希望他的約會可以順利,他仍為他感到難受。不管怎麼說,在玩具的那件事上是他欠了維克多一次。

 

他一整天都待在維克多身邊,雖然他盡可能地避免觸碰到他。


他知道維克多想摸他,但是勇利必須得設下一條線。和維克多的接觸帶來的影響比他想像的還大,比維克多本人想像的還多。這對他們兩人都不好,而他已經開始忘記他為什麼要抵抗,為什麼維克多對他的喜愛是虛幻的。

 

他們出去散了很久的步,直到勇利的爪子開始變冷,舌頭開始吐了出來。維克多跟他說了很多話,就算那是出於他的寂寞,勇利還是感到十分感謝。他們在人行道上收到了一些路人奇怪的眼光,但是維克多似乎並不在意。

 

如果他沒有很認真的去想的話,勇利幾乎可以假裝他們是朋友。(註2)

 

當他們回到維克多的公寓的時候,克里斯正等著他們。

 

「克里斯!」維克多在爬上樓梯之後說道。「我以為你回家了。」

 

「在我走之前我想給你個東西。我才剛到。」

 

維克多越過他去打開門。在背後,克里斯給了勇利一個嚴厲的眼神。

 

「我不理解你為什麼不去養隻貓就好了,」他說。維克多大笑。

 

「你知道我更喜歡狗。」

 

當克里斯越過他走進門的時候,勇利怒瞪著他。他走到沙發那邊,但這次他並沒有鑽下去。他可一點也不想要克里斯再次提起那個「收」開頭的字。

 

「所以你要給我的東西是什麼?」維克多說道,勇利在沙發上待了下來。

 

「我有一個你想要的東西,」克里斯道,非常戲劇性的頓了一下。「屬於某人的…某組電話號碼。」

 

維克多的呼吸停住,使得勇利的耳朵抽了一下。他的胃絞了起來。

 

「你怎麼拿到的?」

 

「我自有門路。現在,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可以不用再苦苦暗戀,正大光明的給他傳簡訊了嗎?」

 

「我該說些什麼?」

 

「你跟我說過你不需要我的建議的。」

 

「我那麼說是有道理的。我真為你男友感到抱歉。」

 

「為什麼?他最喜歡我折磨他了。」

 

維克多大笑。

 

「我不知道他是怎麼對付你的,」他不乏善意的說。

 

「他用的是強烈的熱情以及頻繁的次數,」克里斯眨眼說道。「但是有關我完美性生活的話題可以先告一段落。你要跟你的鋼管舞朋友說些什麼?」

 

「我會想出個什麼東西的。」

 

在克里斯擁抱著說再見—順便在維克多的屁股上捏了一把之後,維克多在勇利旁邊的沙發上垮了下來。他盯著他的手機,咬著下唇。

 

「你覺得呢?」他說。「我應該要寫得越單純越好,對不對?」

 

勇利怒吐了一口氣,別過頭去。在安靜的房間裡,維克多的指尖點在手機螢幕上的聲音顯得尤為大聲。

 

「這樣寫怎麼樣:『我是維克多‧尼基弗洛夫。昨晚我在舞會上沒能和你交流,但是我從一個朋友那裏拿到你的電話號碼。請問你願意什麼時候跟我出去喝一杯嗎?』這樣子會不會太積極了?」

 

勇利低鳴著甩了甩尾巴。就算他真的可以給維克多出一些約會意見,那大概也會是他最不想做的事。(註3)

 

「你是在忌妒嗎,甜心?」維克多道,輕輕地推了推他。勇利抖了一下,眼睛睜大。「我必須得說你是我見過最有表達力的狗。幾乎就好像你是個人類一樣。」

 

勇利在沙發上站了起來。維克多開始在懷疑他了嗎?如果維克多發現了的話,或許他可以幫忙把勇利變回來。

 

「那是因為我就是個人沒錯,」他試著說道。幾聲斷斷續續的哀鳴從他的舌頭發出。他試著點頭,但是維克多就只是給他一個充滿興味的笑臉。

 

「你餓了嗎,孩子?是因為這樣嗎?好吧,我去幫你弄午餐。」

 

勇利嗚噎,肩膀垂了下來。他責怪懷抱希望的自己,儘管只有一瞬間也一樣。

 

維克多給了他一些剩飯,但是勇利實在是沮喪的吃不下。他鑽到沙發底下,不管維克多給他多少零嘴,跟他講了多少好話,都沒能讓他出來。

 

維克多放棄之後坐到餐桌前,嘆了口氣,打開他的筆電。

 

就算從他的角度,勇利都可以看到他有多常在看他的手機,每當他沒有看到他想看到的訊息的時候就會變的萎靡。

 

不管那個男人是誰,他一定是個大笨蛋。如果是勇利收到那則訊息的話,他大概會不顧一切地去回覆吧。

 

那晚,勇利睡在沙發上,試著忽略維克多獨自一人低落的走進房間裡,用請求的眼神看著他的時候的那股罪惡感。(註4)

 

那不是他該過問的。

 

至少,在不眠之夜裏、在缺少維克多平穩呼吸聲的黑暗中,他是這麼告訴自己的。

==========================

註1

他不想屈服在絕望之下,就算是為了維克多也好

he doesn't want to give in to despair, for Victor's sake if not his own.


if not在這裡的意思我有點不太了解,查了文法字典還是不懂QAQ所以這句意思可能有點跑掉

誰可以告訴我該怎麼改嗎?


註2

如果他沒有很認真的去想的話,勇利幾乎可以假裝他們是朋友。

If he doesn’t think too hard on it, Yuuri can almost pretend they’re friends.


我這樣講好像有點怪怪的,前半句應該更像是「如果他沒有很用力地去想的話」那種感覺...?


註3

就算他真的可以給維克多出一些約會意見,那大概也會是他最不想做的事。

Even if he could give Victor advice about hitting on another guy, it’s just about the last thing he wants to do.


last thing he want to do 就是「他最後一件想做的事」就是「最不想做的事」的意思啦,但是我自己看這句總覺得哪裡怪怪的呢,可不可以幫我改一下OAO


註4

那晚,勇利睡在沙發上,試著忽略維克多獨自一人低落的走進房間裡,用請求的眼神看著他的時候的那股罪惡感。

Yuuri sleeps on the couch that night, and ignores the pang of guilt when Victor shuffles to his bedroom alone, glancing at him once with a plea in his eyes. 


這句話我拉著moyo solynshko想到頭髮都要掉了,最後還是翻了個大概丟上來請各位看官跟我一起腦力激盪啦~(被揍#

字是不難,但是就是句子太長有點難組,誰可以幫幫我們倆呢?

===========================

譯者碎碎念:

「哈---啾」

其實我是過敏啦,過敏到快死了,隨身帶的三包面紙都用完了QAQ只好跑去買

今天跟moyo solynshko @心之所向 見面好開心:DDD被愉快的推下紙膠帶的坑了。

兩人互相比拚翻譯/寫文,效率也不知道有沒有比較好...反正我有一更了i don't care(不#





评论(11)
热度(102)

© Amand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