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da

維勇三流翻譯,很好勾搭。叫我Amanda就行了:D
噗浪:https://www.plurk.com/Enlighteness
Ask.fm 提問箱,任何問題都可以問
https://ask.fm/Enlightenor

[翻譯] Puppy Love (7)

原文地址/授權

#第一段 第二段 第三段 第四段 第五段 第六段

#有錯都是我的錯

================================

隔天,維克多是驚人的充滿活力。他迎頭給了勇利一個心型嘴,好像先前的孤獨感都不存在一樣。

 

「我想去冰場,」維克多在吃完午餐、帶著害羞至極的勇利遛了一圈之後宣布道。

 

勇利興奮了一下,隨後才意識到自己不是會去滑冰的那一個。他願意傾盡一切去再次感受在冰上的自由,在滑冰的專注之中放縱自己。那一直以來都是他最好的放鬆辦法,但是現在他甚至這都做不到了。

 

他不甘不願的跟著維克多去他練習的冰場,然後在發現裡面只有他們倆的時候鬆了一口氣。他現在一點也不想看到任何俄羅斯隊的成員。

 

儘管他的心情十分苦澀,勇利還是坐在觀眾席上不可自拔的沉浸在維克多的表演裡。


維克多就如同以往一般地引人目光,但是現場觀看、僅有一人的觀眾似乎使得影響又更上一層樓。維克多的滑冰讓人感覺整著冰面都屬於他,就好像他生來就是為了滑冰一樣。他的每一吋身體都是如此的優美凝鍊,他使得那些動作看起來輕而易舉。

 

一種情感在勇利的胸腔裡蔓延。一種熟悉的,此時卻更加深刻的感情。他對這個善良調皮的男人的喜愛和他對活傳奇的崇拜融合在一起。


他一點也不想要這樣,他負擔不起,但是他絲毫沒有抵抗力。

 

「你真是太棒了,一直都有乖乖地等著我呢,」維克多結束之後說道,就好像勇利是比較低等的,一個小孩,不,一隻寵物。這澆熄了他心中所有的感覺。「回家以後我會給你一些獎勵。」

 

維克多伸出手要摸摸他,然而勇利避走。他不想被像隻狗一樣的對待,他想要跟人類一樣。他想要講話,想告訴維克多他的想法,他的感覺。他想要是平等的。

 

維克多嘆氣,他的手垂到身邊。

 

「我不知道我到底哪裡做錯了。」

 

勇利閉上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氣。他知道維克多一點錯也沒有,他知道維克多不應該承受他的冷漠。勇利或許痛恨自己身為狗的樣子,但是維克多也只是在做他覺得對一隻狗來說最好的事。

 

在他來得及改變心意之前,他用鼻子挨了挨維克多的手掌,輕輕地推,直到維克多摸摸他。他的手指很溫柔,他的臉是愉悅放鬆的。勇利對於他自己有多麼想要看到這個表情感到氣餒。

 

在回家的路上,勇利盡可能地和維克多保持距離,足夠遠,卻又不會遠到讓維克多叫他。他想要測試他的自由,想要擺脫成為所有物的感覺。

 

太陽開始沉到天際線下,陰影逐漸覆蓋整個城市。維克多放任勇利隨意閒晃,儘管那和回家的路分岐。

 

勇利甚麼都沒有發現,直到事情已經太遲了。

 

前一秒維克多還在石頭路的另一端,下一秒他就不見了。勇利瘋狂地尋找,從路的一頭跑到另一頭。他剛剛也沒分神那麼久。是維克多終於受夠他離開了嗎?

 

儘管他一點也不想承認,勇利知道如果他想找到維克多的話他必須得用他身為犬類的五感不可。勇利伸出鼻子往空氣中深吸一口氣。他從無數種氣味中過濾出屬於維克多的那一個,那個不管他在那裡都分辨得出的味道。

 

跟隨著氣味,他來到了一條巷子口。他的眼睛迅速地適應了昏暗的燈光---作為狗的另外一項好處----然後他看到了他。

 

一個帶著滑雪帽的男人把維克多逼到牆角。他的手的刀閃爍著微光,抵在維克多帶著圍巾的脖子上。


勇利沒有聽到那個男人在說些什麼。他什麼也沒聽到。他只知道有人要加害維克多。他必須要阻止他。

 

一陣低吼劃過空中,讓那男人的目光轉向勇利。

 

這一瞬間的空隙就足以讓勇利發動攻擊。

 

猛衝向前,勇利一躍到空中,牙齒咬進那隻持刀的手。

 

那人大呼出聲,刀子落到地上,他蹣跚著退後,逃出了巷子。勇利體內某種原始的衝動接掌了他。世界變成紅色的,他追在那個人身後,大聲地吠叫。他沒有聽到維克多在身後呼喚他。

 

等到勇利冷靜下來的時候,他已經追丟了那個賊,而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天色已經暗了,街道上刮著風,很冷。他繼續移動著,但是他的腳已經開始在痛。每一棟房子看起來都長得一樣。他看不到也聞不到維克多。

 

然後,就好像他的運氣還不夠糟糕一樣,開始下雪了。

 

過了不久勇利就冷到動不了,風越刮越大,腳下的石子路也不願意放過他的爪子。他悶哼了一聲,昏昏沉沉的走進最近的巷子裡,然後在一塊紙板上捲成一球,瑟瑟發抖。雪落在他的毛上,讓他冷到骨子裡。他想要繼續動下去,繼續戰鬥,但是他已經什麼也不剩了。

 

他生命裡的每一件事情似乎都出了差錯。他不能如自己所想的滑冰,不能自理,不能吃真正的食物或告訴維克多他的想法。而且他還迷路了。如果他再也找不到維克多怎麼辦?他會就這麼死掉嗎?

 

一個身影出現在巷子的盡頭。


「勇利!」一個熟悉的聲音大喊道,然後他就被一雙有力的手臂抱了起來。「我以為我失去你了。我跟著你的腳印。我好擔心你。」維克多把頭埋進他的毛裡語無倫次的說道。一道深刻的解脫感溫暖了勇利的一些部分,但是他除了把頭放在維克多的肩膀上以外再也沒有力氣做別的事了。

 

勇利閉上眼睛,允許維克多抱著他走,神智逐漸恍惚。維克多的手堅實的環在他身上,非常安全。維克多的氣味充滿他的鼻子。他不太清醒地想著這個氣味是不是只屬於他。

 

當他們終於回到安全的公寓裡的時候,維克多把他用毛毯包住,放到沙發上。他把暖氣打開後坐到他旁邊,把他抱在手裡。

 

勇利知道他不應該容許的,他應該在越陷越深之前盡早脫身而出,但是維克多真的好好聞,好溫暖,好安全。他把頭埋到維克多的胸膛裡。

 

「你救了我的命,」維克多說道,這聽起來很荒謬。勇利才是被拯救的那個。

 

那晚,當維克多把勇利擺到床上的時候,勇利沒有反抗。他把背貼到維克多的腿上,然後享受了幾日以來最香甜的睡眠。

==============================

譯者碎碎念:

下一章真的蠻重要的好想翻可是我好餓

今天不翻的話就至少要等到週日了啊
去不了ONLY我心怨念

评论(5)
热度(147)

© Amand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