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da

品味奇特的三流翻譯,催更有效,歡迎勾搭

[翻譯] Parking Spot #35 Incident (上)

#原文/授權

#有錯都是我的錯

#喜歡的話去給作者按小心心吧

#我就睡個覺而已首頁就爆炸了冏

#大家別吵了快來吃點糧吧

===============================

當勇利終於把車子開進去他們新搬進的大樓時,他幾乎無法克制自己的興奮。他今天在舞蹈教室的面試還蠻順利的。他對於他們從宿舍裡搬出來住到一間真正的公寓的決定還是很有信心的。

 

今天真是個不錯的一天,而且這次輪到披集去買晚餐了!

 

但是他愉快的一天在他開進去公寓的停車場的時候就戛然而止了,他的心沉了下去。

 

31, 32, 33, 34, … 但是35被一台豪華的,亮閃閃的BMW占走了。這棟大樓裡每個人都有自己專屬的停車位。這就是他的停車位。他非常的確定

 

好吧,這星期大家都在忙著搬進來。那個人可能只是還不知道自己的停車位是哪一格,那我就去停40號,祈禱別出什麼差錯。勇利樂觀地想著,一門心思都在披集訂的特價中國菜上---他絕對是訂中國菜,無庸置疑。


「嘿,披集!」他喚道。一進去公寓裡,迎接他的是味精和花椰菜炒牛肉的香氣。


「勇利!你的面試怎麼樣?」披集從廚房的一角探出頭來,微笑著看著勇利脫下鞋子換上拖鞋。


「其實還不錯,他們問我有沒有更多推薦人,所以我就寫上切雷斯蒂諾了。然後他們還要我做,呃,連續三個double tours,我們昨晚有練習真是太好了。」


「真的假的,他們要你做那個阿?你的應徵的職位要教的不是五歲以下的小孩嗎?」


「應該吧?我也沒說什麼,反正就跳一下而已又不會怎麼樣。你呢?你都在幹嘛?」


「嘛,我去了亞洲超市,然後再去Target買一些公寓要用的東西,但是除了這些以外我也沒做什麼。」


勇利咧嘴一笑。「你就不能在超市裡買些口味道地的東西,非得去『梅伊阿姨的店』?」


「你是要吃還是不要?」


勇利轉身走進廚房,然後迎頭撞上一陣低檔中國菜的鹹味。他微笑了一下。「沒有,我只是很喜歡你拿特價中國菜來投餵我。」(註1)


披集大笑,然後開始打開外帶的餐盒,而勇利則是在紙箱裡翻找著盤子和餐具。他們吃了一會兒,聊著一些有的沒的,坐在箱子上把餐盒放在大腿上就這麼吃。


「嘿,我們不是有專屬的停車位嗎?」


披集看著手機頭抬都沒抬。「對阿,號碼都寫在我們的合約上了。」


勇利一把抓過檯子上的牛皮紙袋然後打開了信封。

  • 勝生勇利:35號

  • 披集‧朱拉暖:36號


真奇怪。勇利站起身來從陽台往下看,確定的是,披集的黃色金龜車停在正確的位子裡,它旁邊是一台黑色的BMW。35號。那人是誰啊?這當然不是說這公寓不好,但是它和買的起7系列的人的收入是不同等級的。在這麼靠近學校的地方看到這種高檔貨真的蠻奇怪的。勇利皺了下眉頭然後走回廚房。


「我要沖個澡,浴簾掛了嗎?」


披集搖頭,咬了一口爛爛的豬肉,然後從地上抓起了一個塑膠包,裡面裝的是印著可愛的卡通貴賓狗圖樣的浴簾還有掛勾。勇利謝過他然後走進了他們的共用浴室。


他們決定晚上不要再繼續拆箱了,他們選擇看一部披集喜歡的,被配音過的動畫,邊聊著天,還和倉鼠玩。


勇利被一陣電話鈴聲叫醒。


「披集!!!」他大叫,五分鐘之後衝出房間。「我被錄取了!他們要我立刻過去然後開始跟著首席教師見習!見鬼的我的鑰匙在哪裡?」


披集在他位於角落的桌子那兒大笑,看著他最好的朋友一隻腳跳來跳去,把棉褲拉到大腿上。「在這裡,老兄。祝你好運。要一擊必殺喔!」

 

「他們只有五歲,但還是謝啦!」勇利一邊說著一邊從披集的手裡接過鑰匙然後急急忙忙的出了門,身後拖著他的運動袋。


他快步走下公寓的階梯,衝過兩個比他和披集沒大幾歲的高大男子--他們正搬著一張很大的沙發。金髮,剪了一個削邊頭的男人正幫另一個頂著門,明亮的綠色眼睛看著勇利擠出門外。


勇利趕到他車子停的地方,卻發現40號停車格是空的。他定了一瞬,然後他的心臟凍結了起來。噢天啊我的車被偷了。


噢。我。的。天。啊。


我可憐的維--我該怎麼辦?!我必須得在10分鐘內趕到那兒!勇利覺得自己的心臟被凍了起來,他的呼吸開始變重。他的手來到自己的頭髮然後開始扯它。


「噢天啊,噢天啊—噢天啊啊啊啊啊啊-」


「我從來都不想在臥房以外的地方聽到這幾個字,cheri。」

(cheri:親愛的)


勇利跳了起來,然後開始打轉,手摀住嘴巴。他開始過度換氣。


「我很抱歉,但我的--*喘氣*--車子被偷了然後--*打嗝*--我、我得去、去舞、舞蹈--」


「親愛的,來,深呼吸,」他帶著一點輕微的法國腔(法國腔?)說道。勇利發現這個綠眼睛的男人正站在他的面前。他輕輕的摩娑勇利的手臂。他們花了一小會兒,但是勇利的呼吸最終緩了下來,然後他開始為他臉頰上乾掉的眼淚感到羞恥。(註2)


「我很抱歉,我剛--我昨天才搬進來,然後我拿到一份新的工作然後他們要我在十分鐘,不,七分鐘內趕到然後--」


「cheri, 冷靜下來,好嗎?我在40號附近沒看到什麼碎玻璃,所以我不覺得它被偷了。它有可能是被拖吊了嗎?」綠眸男子的眼睛閃閃發光,然後勇利終於好好的看了他的救星一眼。他幾乎比他高了整整一個頭,肩膀十分寬闊,體態十分精瘦。那雙眼睛有深色的睫毛環繞,這個男人散發著性感和迷人的空氣。


勇利點點頭。「我希望是這樣的。那代表我知道它在哪兒。」他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吐了出來,那個男人的手從他的肩膀放下。「謝謝,呃--」


「克里斯。我今天搬進來,第326號房。」


「謝謝你幫了我,克里斯。我希望我有更多時間,但是--」


「好的,cheri,五分鐘倒數計時。去你該去的地方吧!」克里斯給了他一個明亮的笑容然後眨了下眼,勇利艱難的回給他一個同樣的動作,然後衝回去公寓裡。


他一把將門推開,然後想到了一件事情。「噢,不好意思,我是勇利!很高興見到你!」他回過頭去喊道,然後繼續衝刺上樓梯,回到他自己的房間。


他發現披集正探出頭去朝停車場看。

「披集!你可以載我到舞蹈教室嗎?我路上跟你解釋!」

---

第一次上班的工作時數還蠻長的,他主要是幫助老師和看著小孩把讓他們做出一些基本動作和蹲姿。老師,莉莉亞‧巴拉諾夫斯卡亞,在看到他遲了整整十五分鐘才進到教室的時候更多的是鬆了一口氣,她已經開始忙碌的試著讓基礎班上軌道。


當他走出教室的時候他又講出了他覺得可能是第五十次的道歉。儘管他今天只有教基礎的姿勢和蹲姿,他覺得自己的腳穿了五個小時的沒有支撐力的芭蕾舞鞋已經快斷了。


他看了看錶。披集現在應該還在學校裡買課本,不過他們已經說好了等他結束以後要順便去拖吊場。勇利邊朝著教室附近的公車站走去,邊祈禱他今天的厄運到此為止。

---

事情只有變的更糟。當他去取回他的2003年豐田Yaris的時候勇利得擠出150美元給那個禿頭的拖吊場員工,派蒂。開回公寓的路上,勇利默默的分配預算以平衡他日漸乾癟的荷包,直到他收到他的第一份工資之前。


我靠著這雙鞋還撐得下去,但是披集可能就得少吃那些難吃的特價異國料理然後乖乖地吃我煮的菜


當他開進去停車場的時候,他的心一片空白,那同樣一輛閃亮BMW停在35號格上面。


難以置信,我應該打給我的新朋友派蒂讓他把這混蛋的車給拖了,勇利惡狠狠地想道,但是他十分清楚自己的良心從來都不會讓自己做出這種事。


他從停車場開出去,停在公寓隔壁的街上,然後祈禱明天會更好(然後或許那個有錢又愛不勞而獲的傢伙會把他的車移走)。

=============================

註1

沒有,我只是很喜歡你拿特價中國菜來投餵我。

No, I just love it when you spoil me with knock-offs.

spoil是溺愛的意思,但是這樣放進來太奇怪了,所以努力想了個詞,希望意思別差太多?建議歡迎~

噢還有這句是有點諷刺的


註2

然後他開始為他臉頰上乾掉的眼淚感到羞恥。

and was mortified by the tears he felt drying on his cheeks.

這句有漏譯,勇利有感受到自己臉頰上乾掉的眼淚所以才感到羞恥

==============================

譯者碎碎念:

昨晚無聊開始翻,沒想到翻的還蠻快的!?

Anyways here you go :DD

這章算是前景提要吧?重點是下章XD

我發誓今天要回覆之前所有的註解,否則我頭髮掉光...

改天見!!


评论(20)
热度(88)

© Amand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