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da

維勇三流翻譯,很好勾搭。叫我Amanda就行了:D
噗浪:https://www.plurk.com/Enlighteness
Ask.fm 提問箱,任何問題都可以問
https://ask.fm/Enlightenor

[翻譯] Parking Spot #35 Incident (下)

#授權/原文

#上篇

#碎碎念包含一些聲明

#沒有註解我要去睡了

#有錯都是我的錯

=================================

三個月後

勇利正做著一個標準的劈叉,身體往前傾去摸到自己的腳掌。莉莉亞站在教室的一側看著那些比較柔軟的孩子做出他們力所能及的劈叉姿勢。


「Malen'kiye,你的呼吸得再更深一點,再往下一點!如果你今天摸不到地板的話那就做盡可能的往下彎,不過你要知道有一天你會跟勝生先生一樣柔軟的,da?」

(malen'kiye:孩子)

(da:好)


勇利聽到莉莉亞的讚美臉紅了一下,然後緩緩的從劈叉姿勢站起來去幫助那些有困難的學生。莉莉亞今天對他真的是超乎尋常的好,大概是因為這已經是他們兩個這星期連續第五天上了12小時的班的緣故。


下個月就是表演了,他們還得要整理很多表演服。勇利基本上都待的比莉莉亞和米拉晚,主要是在打掃和練習到深夜以逃避功課。幸運的是,他現在在放春假,所以他沒有翹掉太多個小時的課,但是他如山一般高的作業還疊在桌子上,他一點也不想去思考這件事。


這班學生通常是米拉在帶的,但是這已經是她第三天翹班了,這八成是因為她新交往的滑冰女選手的緣故。當然了,莉莉亞是個十分體諒的雇主,但是這是有限度的,米拉下次在舞蹈教室裡現身的時候大概是免不了一陣責罵(還有累死人的體能訓練)。


勇利試著幫忙收拾殘局,但是他這個禮拜已經是猶如地獄一般的殘酷了。沒有班要上,沒有學校要去的周末顯得越來越誘人。


「你今天做的很棒,dorogoy,接下來就去休息吧。成人班我可以自己來沒問題,門也是我來鎖就好了。」莉莉亞在學生們換上鞋子走出門外的時候向勇利說道。毫無疑問的,莉莉亞可以感受到勇利身上的壓力,並且知道在這忙碌的一個星期過後他亟需休息,但是勇利很清楚他非常需要這筆錢。

(dorogoy:親愛的)


「沒關係的,莉莉亞。你可以去上晚上的課,然後我可以幫忙把青年組的服裝都整理好。天知道那得花幾個小時?」勇利就只是對於可以不用負責那個非常累人的晚課感到慶幸。那個時候那些想健身的大人都會進來做有氧運動。莉莉亞點頭後離開,讓他換上步鞋。


當勇利終於走出教室的時候已經十點左右了,腳掌很痛,腿已經快斷了。今天整理的表演服比以前的還要難搞,如果他沒有好好把它們吊好的話羽毛就會一直脫落。他嘆著氣走到他的車子,把背包往後座一扔,內心十分期盼可以跟披集喝杯茶來舒緩這疲勞的一天。


回家的車程真是太可怕了。今天是週五晚上,這代表他開過校園的路上會充滿去酒吧玩的還有喝醉的學生。勇利必須得不只一次的急煞,因為一些小鬼踏著搖搖晃晃的步伐來到路中央,回頭和他們的朋友大笑,要不然就是有看起來很可疑的駕駛突然開著車衝出來。


回到家就好了,勇利在腦海裡反覆誦唸,再過幾個路口你就到家了。


在回到公寓的最後一個紅燈之前,一群男孩子直愣愣的向勇利的車子衝過來,不停的大吼大叫,有一個甚至用力的敲勇利的引擎蓋。勇利有點喪失冷靜的按了喇叭,那群人就只是繼續大笑,在路中央閒晃。當燈號變綠的時候,勇利還被擋住開不過去,然後他的理智終於斷線了。

他又按了下喇叭,然後直接起步,那群人才讓出道路。在後視鏡裡,勇利看見他們向他比了個中指,大聲的向他怒罵。此時他的呼吸十分粗重,他只想要去睡覺。

終於,他轉個彎進去了停車場,他往前開,卻發現那台BMW停在他的位子了。在他住在這裡的三個月間,這其實還蠻常發生的。他通常就只會去停路邊,但是他已經被拖吊過兩次了。今晚他受夠了


勇利一腳踩在煞車上,把車子停下,鑰匙用力一擰把車子熄火。


這他媽的已經夠了!他幾乎說了出口,赤紅色的視野裡除了那台BMW之外什麼東西也容不下。


他手裡拿著鑰匙來到了BMW閃亮的引擎蓋前,連想都沒想的開始往上面刻字。他過去一個禮拜的挫折和幾個月來的壓力融合在一起,全部集中到了他左手捏著的鑰匙上。在這台美麗的車子上刻字的感覺太好了,這台讓他不斷響起噩夢般的--


「嘿—嘿!你!那是我的車子!!」聲音從他的上方傳來,勇利回到了現實,發現自己站在台引擎蓋已經被毀了的,停在第35號格的車子前。


那人繼續在他頭頂上大喊,在跟莉莉亞待了幾個月後他認的出來那是俄語,勇利感覺自己的心臟沉到了胃裡。他開始出汗。


噢天啊我到底在幹嘛天啊天啊天啊天啊天啊。


不,等等。我可以跟這個白癡把話說清楚講明白。


「哦?是嗎?那你敢不敢下來當著我的面跟我說?」勇利朝上面的人吼道。站在陽台上的身影隨著一個轉身消失,然後勇利終於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等等,我到底幹了些什麼?我難道要跟這男的打架嗎?如果我現在開始跑,他抓的到我嗎?噢天啊天啊天啊他開始恐慌,鑰匙從手裡落了下去。


那個身影終於出現在門口,然後往外跑。


「你到底以為你是哪根蔥---」


我很對不起,真的,拜託了,我、我不是那個意思--」勇利尖聲道,雙手高舉,眼睛朝下看著地板。他現在是真的在哭了,他掉著眼淚整個身體都在發抖,他的呼吸變的很粗重。他的手在面前擺成了祈禱的姿勢,哀求著男子不要殺了他。


「等等,你還好嗎?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那個身影在他眼前停了下來然後說了些什麼,但是勇利正忙著說出一句又一句的道歉所以完全沒聽到。


「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傷害我,我就只是這禮拜很累,然、然後我想你搞錯你的停車位停到我的了—噢天啊請不要揍我,我保證我會付維修費噢--」


「嘿,嘿,緩一緩,等一下。看著我,」那個身影說道,他兩隻手指搭在勇利的下巴上,把他的頭抬起來。


勇利終於好好的看了始作俑者,然後他肺裡的空氣「咻」的一聲離他而去。站在他眼前的這個男子是他有生以來見過最漂亮的男人。


他身形挺拔,比勇利高了整整三吋有吧,他的曲線纖細優美,四肢修長,鼻子小小的,鮮活的眼眸是勇利從未見過的藍色。但是,最引人注意的是他的頭髮,眉毛,甚至是睫毛都是勇利看過最美麗的銀。他的髮型無懈可擊,一撮銀髮覆在左眼前,剩下的便都撩到耳朵後面。


「你還好吧?你剛剛好像是恐慌症發作了,而且你沒在呼吸--你還是沒在呼吸,來,深呼吸,」那個天使用著冷靜的聲音說道。勇利無法把自己的視線從天使在說話時移動的嘴唇上移開,但是他還是深深的,顫抖的吸了一口氣。


「很好。現在,你可以告訴我為什麼你要毀了我的烤漆嗎?」男人的聲音不僅沒有嘲弄,而是帶有一點幽默,天知道為什麼,他的臉上還掛著半個笑容。勇利不知道該回他什麼話。


天使的臉垮了下來,而勇利想不惜任何代價的把那個笑容掛回去。


「沒關係,你慢慢說。我才剛練習完吃完晚飯回家,所以--」


「我很對不起!我只是注意到你的車子又停在我的停車位裡了,然後我這個禮拜真的、真的很忙很累,然後我是說真的,我會賠償修車費的--」


「噢,所以你的車子就是一直從第40號被拖走的那台嗎?我一直覺得那有點奇怪。我們不是該有自己的車位嗎?」那個男人偏了偏頭,雖然他的語氣裡不帶諷刺,但是勇利還是無法確定他是不是認真的。


「呃,對。沒錯。這個,實際上第35號就是我的位子。你的大概是在其他地方,或者是房東搞錯了也說不定,但是在我的合約上--」


「噢,是這樣啊。我得再去確認下我的,但是我還蠻確定他是寫35號。不管怎樣,看起來你已經冷靜下來了,所以你可以解釋一下為什麼你要在我的引擎蓋上刻『我是一個白吃白喝、喜歡自慰--』」


聽到這句話勇利覺得自己的臉變成了赤紅色,他往後跳了一步。


「對不起!我只是這禮拜很挫折,然後我一整個星期都沒能好好休息,而且我的腳很痛,還有--」他被眼前的天使鈴鐺似的笑聲所打斷,他帶著笑意的五官讓他比之前更顯的美麗。


「所以你在我的車子上刻了一些,我得說,非常有創意的髒話,是因為你的腳很痛?」


「我結尾本來是要刻『又不知道怎麼數到四十的混帳』因為我以為你的車位是40號。」聽到了之後天使笑得更大聲了,雙手還用力的敲著膝蓋。勇利鬆了一口氣,搔了搔頭,知道這個人大概不會殺了他。


一旦笑聲終於沉寂下來之後,勇利又開始道歉了。「那個,我真的很不好意思,我會賠償你的損失的,但是我們得先弄清楚--」


「--我的車位在哪兒,是吧?沒問題。你今晚先停35號,然後在我們搞清楚之前我會先停路邊,da?」男人這麼說,眼睛裡仍然帶著笑意。他有一個非常特別的笑容,幾乎有點像是個愛心,然後勇利發現他想要讓這個人更常露出笑容。

 

等等,什麼??


「好啊,這樣沒問題,謝謝,」勇利結結巴巴的說道,把他的鑰匙從地上撿起來。他邁步走回自己的車,然後那個男人抓住了他的手。


「等一下,不如我們今天晚上就討論清楚吧!等我們停好車之後,你可以跟我來喝杯茶,這樣我們就可以看看我的合約跟討論一些有關保險的問題。在我似乎不小心佔用了你三個月的停車位之後我至少可以做這點事。」


「好啊!」勇利說,可能答應的有點太快了,「這樣就太好了!我也非常希望可以彌補我那愚蠢的脾氣。」勇利的臉上綻放出一朵笑容。那男人猛抽了一口氣。


在一個頓點之後,男人回道「聽起來太棒了!」他一個眨眼,讓勇利的臉頰染上了新的顏色。「對了,我的名字是維克多。維克多.尼基弗洛夫。326號房。」維克多說道,朝著勇利遞出了一隻手。


「勝生勇利,201號,」勇利聽見自己這麼回答,手也向維克多伸去。當他們倆觸碰到對方的時候,一陣電流竄過了勇利,他的臉又更紅了。


「很高興見到你,勇利,雖然如果可以在其他的情況下認識這麼帥氣的鄰居就更好了。你去停車吧,然後我們就可以上樓了,」維克多愉快地說道,昂首闊步的走到BMW的駕駛座那側。


勇利不覺得他的臉有這麼紅過,但是他還是爬進了他的Yaris的駕駛座,然後當維克多開走之後立刻就把車子停進去。


好吧,這真的是出乎意料之外,他這麼想。不過,勇利發現他並不介意在未來收到更多來自維克多.尼基弗洛夫的驚喜。

===============================

譯者碎碎念:

聲明:

這次的事情我講講我的想法吧。這大概是YOI同人鬧的最大的一次了,前幾天一開首頁的時候感受到了罕見的暴躁,讓我一度想要搬家到Plurk上去,因為Lofter實在是吵得太兇了。

但是現在事情比較settle下來之後也就不太想動了,所以還是會留在Lofter吧?

看到很多人對於官方感到失望,乃至於出坑,我是還蠻難過的。曾幾何時大家還是融洽的一起產糧吃糧,鬧到這種地步真的很可惜。我也認為官方的作法有些欠妥,但是大家在發貼的時候希望也可以注意遣詞,保持理性和懷疑的精神。

我的話,我還是不會退圈的吧。我一開始的確迷茫了一下,因為如果我一開Lofter只能看到大家吵架的話那真的很心塞,也喪失了我翻譯的本意。但是現在大家似乎冷靜下來了,退圈的也退圈了,雖然人氣可能不如從前,但是我還是願意給想看的人繼續翻下去,如果時間允許的話。

我對於官方這次的事件思考了不少,後來終於豁然開朗:我發現不管官方怎麼做,並不會影響我對Victuuri的喜愛。Victuuri和官方是分開的個體,不管他們之後想做什麼,第一季裡Victuuri給我的感動是既定的事實,我adore他們的感情,那麼就夠了。

既然得出了這種結論,我想我還是會跟從前一樣愉快的翻下去了。

如果我從此以後沒有翻譯的話,那只是因為可怕的期中地獄害死了我,不是因為我恨YOI。

謝謝

---

正常碎碎念:

好啦這次的翻譯其實我去要的時候沒有想太多,純粹只是因為我看的時候笑得很開心,我並沒有去思考裡面的合理程度之類的。本來是想給有點沉寂下來的圈子帶來一點歡樂,但是沒想到事情有點超出我的預料。

認真的,去看英文吧,粗體字的地方用英文看真的好笑很多XD我走在路上想到這篇的對話都會笑,路人可能覺得我瘋了。

這篇可以這麼引起我的共鳴是因為他跟我在國外的生活經驗真的很像,所以格外的有帶入感。譬如說路上喝醉酒的學生,根據我一個在小城市念大學的朋友,他說迎新的時候因為學生鬧得太誇張(喝醉鬧事啊有的沒的)所以整個市中心得封路。所以勇利經歷的都是真的XD

其他還有很多地方,想看的話我慢慢寫。


大概就先這樣吧,

希望可以下次見


Amanda


评论(27)
热度(102)

© Amand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