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da

維勇三流翻譯,很好勾搭。叫我Amanda就行了:D
噗浪:https://www.plurk.com/Enlighteness
Ask.fm 提問箱,任何問題都可以問
https://ask.fm/Enlightenor

[翻譯] Puppy Love (9)

原文地址/授權

#第一段 第二段 第三段 第四段 第五段 第六段 第七段

#第八章被吞了兩次我再也不想管他了,之後會PO完整的在AO3上,到時候再去看吧(被揍)

#有錯都是我的錯

#失蹤人口回歸

=============================

勇利心滿意足的睡醒過來。他很舒服,四肢大張,還有一個很剛好的重量壓在他的腰上。空氣對他裸露的肌膚來說有點涼,但是貼在背上的軀體帶來的溫暖滲進了他的身體。

 

身體。

一副人體。

他裸露的人類身體。

 

他的眼睛飛速睜開,在他來的及蓋住自己的嘴巴之前發出了一聲驚呼。

 

冰冷的現實彷彿冷水一般潑到他身上,一切都很清楚了。

 

詛咒失效了。

 

一開始,他動也不敢動。維克多會對這種情況做出什麼反應---一個男人未經同意裸身睡在他的臂彎裡。

 

他懷疑「有一道詛咒把我變成狗了」這種理由會被接受。維克多大概會以為他是個跟蹤狂然後報警。

 

勇利害怕極了。

 

他閉住呼吸,輕輕地用兩隻手指把維克多的手腕抬起來,但是正當他想從那下面逃脫的時候,維克多咕噥了一聲,一隻手臂把勇利環住,把他拉的近了一些。

 

勇利的臉頰燒得通紅。他對於蓋在他腰上把他和維克多隔開的那條棉被抱有無限的感激之情。他急促的吸了一口氣,又試了一次,然後勉強逃了出來。

 

他踉蹌地站起身來,然後聽到自己製造出來的聲音畏縮了一下,他瞇著一隻眼別過身去看維克多,在發現他仍然睡著的時候鬆了一口氣。

 

他花了最後的那麼一瞬間去觀察維克多現在這樣有多麼動人:他的頭髮散亂,落在額頭前,他的皮膚在早晨的光線下就像白瓷一樣。勇利希望事情是不一樣的。他希望他在維克多的床上醒過來是因為他是被歡迎的,他希望他可以幫維克多做早餐,拿給他,然後給他一個早安吻。

 

勇利搖頭轉過身去,以最快的速度大步離開然後…

 

直直地撞到牆壁上。

 

勇利用日語咒罵著,他倒在地上,手抓住鼻子,眼睛看到星星。他在地板上來回滾動著,痛楚反覆地在腦袋裡流竄。血從鼻子裡流出來,流到他的嘴唇上,到他的指縫間。

 

「呃,」一個熟悉的聲音說道。

 

殘酷的現實降臨。勇利的眼睛飛速的張開,映入眼裡的是維克多顛倒的臉龐。維克多的身體探出床沿,一頭霧水的俯視著勇利。

 

「勇利?」他驚喘。

 

「維、維克多。」

 

勇利祈禱他現在是在作夢,他不可能裸著身體留著鼻血躺在他偶像家的地板上,但是不管他眨幾次眼,他都沒有醒過來。

 

兩雙眼睛死死的望著對方,在很長,很詭異的一段時間裡,兩人都沒有動。然後兩人又同時以完美的同步率大叫,往後一彈。勇利掙扎著想要站起來,世界彷彿傾斜了,他的腦子一陣暈眩,他跌坐到屁股上。

 

維克多在房間的另一端站著,背貼在牆上,雙手大張。

 

「我可以解釋!」勇利喘著氣道。

 

維克多目瞪口呆的看著他,他身上除了內褲以外什麼也沒穿,胸口劇烈起伏。

 

「我被變成一隻狗了!所以我才會在這裡。我、我不是跟蹤狂,我發誓,」勇利急急忙忙地說,然後又畏縮了一下,因為這聽起來完全就像是一個跟蹤狂會說的那種話。

 

維克多一定會認為他瘋了,然後他會告訴滑冰界的所有人勇利以為自己是隻狗所以潛入了他的房間,然後勇利會被終身禁賽,或者是送到精神病院裡,或者是--。

 

「你沒穿衣服,」維克多說道,好像他到現在才發現。勇利的原本蓄勢待發的恐慌症被止住。維克多瞪大雙眼,視線逐漸往下。一陣潮紅從勇利的胸膛蔓延到臉頰。

 

「我不是…那個詛咒一定--」他嗚咽了一聲。「可、可以請你借我一些衣服嗎?」他小小聲地說道。

 

維克多起初沒有動,然後他一聲不發,僵硬地走到他的衣櫃,拿出了一件棉褲和T-shirt。他把它們丟到勇利的腳邊。

 

勇利盡自己最快的速度把它們套上。他的呼吸變得短促,眼睛刺刺的。他的鼻子很痛,但是至少他沒有再流血了。

 

「對不起,」勇利結結巴巴的說道,蹣跚地站起來。維克多看起來還在震驚之中,但是有一種新的情緒悄悄地浮現。

 

他看起來毫無防備。脆弱無比。

 

「所以,你的意思是,」他說道,「這幾天和我住在一起的那隻狗就是勝生勇利?」

 

當維克多真的把這句話說出來的時候,它聽起來荒謬極了。勇利往後一縮,朝門走了幾步,抵抗著他想要逃出去的強烈渴望。

 

「我知道這聽起來很奇怪,但這是真的,我發誓。我在自由滑之後被詛咒了,然後我遇到了你,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我有試著想和你說。」勇利的腦袋了閃過一個想法。「我知道了。你可以問我一些只有那隻狗才會知道的事。我會證明給你看的。」

 

維克多皺眉。他看起來好像要拒絕了,但是他接著就開口問道,「克里斯在舞會過後給了我什麼?」

 

勇利急切地回答。

 

「一串電話號碼。」

 

「誰的?」

 

勇利噎了一下。他從來沒有找出維克多暗戀的那個人是誰,但是如果他不說些什麼的話,維克多是不會相信他的。

 

「他是…一個對你的感情沒有抱持相同感覺的人。」

 

維克多的臉色變的蒼白。他扭頭,雙手握拳。

 

「是嗎?我知道了。你已經知道全部的事了。我全部都告訴你了。」

 

勇利覺得自己病了。他早就料到這會發生,料到維克多會憎恨他聽到他並不想說出去的秘密。他從來都不想對他做這種事。

「我不會說出去的。我不想知道那些,但是我沒辦法。我試著不要…我那個時候已經無處可去了。」

 

維克多的臉扭曲了一下,勇利立刻住了口。不管他說什麼好像都只有使情況惡化。

 

「拜託別那樣看著我。」勇利低聲道。他閉上眼睛,眼淚撲簌簌的落了下來,呼吸變得急促。

 

「你在哭,」維克多聽起來真的非常挫敗。「別—你為什麼在哭?」

 

「我不想要你討厭我,」勇利小聲地說道。

 

「我為什麼會討厭你?」

 

勇利眨眼看向他。

 

「如果你說的都是真的的話,」維克多道。「那聽起來你一點錯也沒有。你從來都不想和我待在一起,你只是別無選擇。」

 

勇利欲開口反駁他,但是又放棄了。在這個情況下承認他有多喜歡和維克多待在一起的這段時間並不會有任何幫助。

 

他不能說他其實一點也不想待在其他地方,不能說他已經愛上了他。

 

他兩隻手臂抱住自己,將自己保護起來。

 

「我得打給我的教練。他大概很擔心我。」

 

「你可以用我的電話。」

 

「我還得找到我被詛咒的時候的走廊。我的眼鏡,我的衣服,我的錢包和手機可能都還在那兒,可是我對這座城市完全不熟。」

 

「我會提供你需要的一切幫助。」

 

勇利停了下來。

 

「真的嗎?」

 

「當然。」

 

「為什麼?」他吐了一口氣。維克多聳肩。勇利看著他的臉上覆上一層面具,他的眼睛變得疏遠冷漠。

 

「我越早幫你,你就可以越早走,不是嗎?」

 

勇利覺得自己的胃沉了下去,一陣疼痛竄過他的身體。

 

他覺得自己就在剛剛失去了一位摯友。

===========================

譯者碎碎念:

#明天完結不了我就引退

#學校的網速真感人,比家裡還快很多,我家的已經算高級了阿

#弄完大概會給某些章節加註解吧,感覺好久沒寫註解了

#誰來救救我的手機流量

#新家好漂亮,家具好難抉擇

评论(15)
热度(143)

© Amanda | Powered by LOFTER